三四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九龍圣祖 > 第2828章 三姓家奴
    正文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無廣告!

    “霍英,抱歉了,我只能帶一個人,陸族長比你更重要,你自求多福吧!”

    一道響徹整個圣醫城的聲音傳將開來,正是已經掠離東門數百里之外的奎鼎所發,而這幾句話,也讓不少人猜到了其放棄霍英而選擇救陸絕天的真正原因。

    事實也確實如此,霍英固然是和奎鼎同為妖族,但現在卻是如同一個喪家之犬一般,除了一身至圣境巔峰的修為,再無任何背景。

    但陸絕天不同,這位可不僅僅是陸家族長,還是蒼龍帝后陸沁婉的生父,因此奎鼎才在這頃刻之間,做出這個明智的決定。

    奎鼎可以想像,如果在這樣的情況下,自己不救陸絕天反去救了霍英,恐怕那位帝后大人會怒發欲狂,到時候就得由他奎鼎來背這個黑鍋了。

    原本就在北妖界寸步難行的奎鼎,若是連蒼龍帝宮都得罪了,那天下之大,他也只能是投靠異靈了。

    可不到最后關頭,奎鼎也是有屬于自己堅守的,異靈兇狠殘暴,根本沒有任何道義可言,投靠異靈,未必就真能保住這一條性命。

    此刻奎鼎在千鈞一發之際救了陸絕天,想必那位蒼龍帝后應該會承這一個人情吧,至少相救陸絕天的人情,可以彌補這一次計劃的失敗。

    不得不說奎鼎不愧為曾經的月狼一族族長,能在頃刻之間選擇正確的取舍,他的心智也算是極為不俗了。

    但這樣一來可就苦了霍英,偌大的圣醫城之中,蒼龍帝宮和陸家所屬修者,竟然就只剩下他這個妖族強者,不得不說可悲可嘆。

    那邊的圣醫盟兩大強者,臉色也是頗為尷尬,畢竟陸絕天是在他們手中被救走的,對于這件事,他們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如果他們二人早出絕招,以兩大至圣境巔峰強者的實力,擊敗陸絕天并不是沒有可能之事,甚至辦到此事并不太難。

    偏偏他們以為勝券在握,認為只需要拖住陸絕天,讓云笑騰出手來,自己就能少一些麻煩,誰知道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這兩大圣醫盟的強者,都有些不敢云笑了,如此大好形勢,竟然還讓對方最重要的人物逃掉,他們難辭其咎。

    “可惡!”

    在這樣的情況下,霍英知道奎鼎不可能再回來自己,血狼光遁的秘術,短時間內也不可能施展第二次,他是真的陷入九死一生的局面了。

    “云笑,若你不殺我,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哪怕是覆滅蒼龍帝宮,也在所不惜!”

    將心中極致的怒意強行壓制下去后,霍英深吸了一口氣,終于還是將目光轉到了云笑所在的方向,口中說出來的話,讓得不少人都是臉現古怪。

    不過此刻楊問古和噬心師太都沒有再動手,或許是他們認為霍英在劫難逃,還是先聽聽那個粗衣青年,到底是什么意思吧。

    經過這段時間的連場大戰,無論是心毒宗的強者,還是圣醫盟的掌權者,都自動視云笑為主,只要是云笑做出的決定,他們都不會違背。

    現在的他們,都已經知道云笑的最終目標,就是為了掀翻蒼龍帝宮,這一點圣醫盟和心毒宗都是同一條船上的人,只能一條道走到黑了。

    總不能人家都想要覆滅你的宗門家族了,你還要被動等死吧,經此一戰之后,至少心毒宗和圣醫盟,已經和云笑站在了統一戰線。

    既然決定要和蒼龍帝宮為敵,那就得做好萬全的準備,這些都是大陸頂而尖之的強者,想法也絕不可能這么簡單。

    別蒼龍帝宮從大長老到四長老,都盡數身死,但他們都清楚,這只是蒼龍帝宮明面上的高端戰力罷了。

    蒼龍帝宮能成為九重龍霄人類霸主,絕不可能就只有這么幾個至圣境巔峰的強者。

    不然的話,大陸各大宗門家族群起而攻之,豈不是輕易就能滅掉蒼龍帝宮了。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蒼龍帝宮那一對主宰夫婦,或許還要加上那頭很少露面的帝宮蒼龍,這些才是蒼龍帝宮最為頂尖的戰力。

    在這樣的情況下,一名至圣境巔峰強者的倒戈,就顯得無比重要了,因此魏歧楊問古他們,都不知道云笑到底是怎么想的。

    那些旁觀修者更是有所猜測,這殺掉一個霍英,只是讓蒼龍帝宮少一尊戰力罷了,但要是能將之收歸己用,此消彼長之下,情勢肯定會更好。

    “兩姓之輩,有什么資格討價還價?”

    云笑還沒有接口,赤炎卻是先行忍耐不住了,或許他是怕云笑忍不住答應放過霍英,那自己想要報仇可能就沒機會了。

    對于父親之死,還有母親被困炎牢二十年的仇怨,赤炎一直都沒有忘記過,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那個背叛了火烈圣鼠一族的二長老霍英。

    “云笑,我知你心智不俗,是個做大事的人,應該不會像別人那般愚蠢吧?”

    霍英半點沒有理會赤炎,而是緊盯著那個粗衣青年,這番話既有對云笑的恭維,又有一絲隱晦的嘲諷。

    似乎云笑要是不答應他的條件,就是個蠢貨一般。

    聽得霍英之言,不少人都是微微點頭,所謂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只要能達到最終的目標,沒有什么是不能妥協的。

    “若是你不相信,我可以立下天劫毒誓!”

    見得云笑不說話,霍英心頭實在是沒底,這已經算是他最后的殺手锏了,只不過他在說話的時候,眼眸深處精光閃爍,似乎有些另外的想法。

    “呵呵,老家伙,想要故伎重施嗎?”

    盯著霍英了半晌的云笑,突然之間輕笑了一聲。

    此言一出,讓得前者身形微微一顫,暗道自己隱藏得極好的東西,怎么會被那小子出來。

    當初云笑去火烈宮治好了赤炎之后,為了將穆極誆入炎牢,霍英就曾立下過天劫毒誓。

    但那一次,他明顯是在誓言之上做了手腳,險些害得穆極父女和云笑死在炎牢之中。

    像霍英這樣的心智,在誓言之上弄點貓膩,乃是一件極其輕松之事,甚至是讓那些老一輩的強者,一時之間也分辨不出來真假。

    可上過一次當的云笑,又怎么可能還會上第二次當呢?

    聽得他的輕笑聲,霍英就知道要糟,這叫云笑小子,可不是穆極那個一根筋的老家伙啊。

    “你先是背叛了火烈圣鼠一族,然后又背叛蒼龍帝宮,難道還想在未來的某個時候,再背叛我不成?”

    云笑臉上帶著淡淡的冷笑,口氣之中的嘲諷沒有絲毫掩飾,讓得不少人都是下意識地猜到了霍英的所作所為。

    原本眾人就在疑惑堂堂的火烈圣鼠一族二長老,怎么會選擇相助人類勢力蒼龍帝宮,如果真如云笑所說的那樣,那這一切就都好解釋了。

    剛才還認為云笑或許會答應霍英請求的一些人,都是暗罵了一句,暗道這種沒有絲毫忠誠可言的老家伙,帶在身邊才真是一個定時炸彈啊。

    因為你不知道什么時候,他就會在你的背后捅你一刀,尤其是當霍英還是一名頂尖的至圣境巔峰強者時,造成的破壞力,沒有人能夠想像。

    “你想當三姓家奴,我可不會給你這個機會!”

    最終云笑用又一次的強力嘲諷,回答了霍英剛才的提議,在讓赤炎松了口氣的同時,也讓霍英的一顆心,徹底沉入谷底。

    “楊宗主,魏盟主,聯手殺了他,不用手下留情!”

    云笑感應著體內的虛弱,當即沉喝出聲,而在他聲音落下之后,兩大宗門四大頂尖的至圣境巔峰強者,已是將霍英包圍在了中間。

    “哼!”

    眼大勢已定,云笑心神有些放松,祖脈之力的消失,讓得他忍不住悶哼一聲,身形也是搖搖欲墜起來。

    這一幕在霍英的眼中,不由閃過一抹精光,他顯然能出來云笑已是強弩之末,甚至只需要一個至圣境后期的修者,或許就能將其擊殺。

    “想殺我,沒那么容易!”

    心中念頭轉動之后,霍英怒聲咆哮,然后身形一陣變幻后,赫然是化為了一只足有數十丈長的火紅色巨鼠。

    這顯然是屬于霍英的火烈圣鼠本體,其上散發的熾熱氣息,讓得四大至圣境巔峰的頂尖強者,都不敢有絲毫怠慢。

    魏歧等人不是怕霍英這至圣境巔峰的妖脈氣氣息,他們最為忌憚的,還是火烈圣鼠一族的焚炎,那要是不小心沾上,可是后患無窮。

    “死!”

    霍英心智不俗,當然知道柿子要撿軟的捏,因此他第一個目標,赫然是找上了場中實力略低一籌的噬心師太。

    事實上噬心師太的實力,并不在圣醫盟大長老秦破云之下,只是剛才她在霍英的強力之下,消耗了大量的脈氣,這一點霍英是知之甚深。

    這也是霍英唯一的機會,他相信只要自己能從這老尼姑所在的方向突破,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拿下強弩之末的云笑,這條老命就算是保下來了。

    化身本體的霍英,實力暴漲一截,至少在他心中,做到這一步的機會,還是相當之大的。
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