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網游競技 > 死神之重生一護 > 第二百五十章
    “…!焙整愗悹柌]有回答,只是她的雙眼一愣,整個人直接朝著一護沖過去,‘咻’的一聲,赫麗貝爾整個人就已經出現在一護的面前,“好快!币蛔o看著赫麗貝爾的身影,瞳孔猛然一縮,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

    赫麗貝爾出現在一護的面前,手中的刀朝著一護的腹部橫掃過去,一護手中的斬月勉強一轉,還要斬月的刀面龐大,剛剛好擋在了自己的面前,‘當’赫麗貝爾的刀直接砍在斬月上,一個蓄勢待發,一個倉促應對,而且雙方實力還有所差距,所以一護雖然擋住了赫麗貝爾的刀,但是卻被刀上所蘊含的巨大力量直接擊飛了出去。

    被擊飛的一護,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赫麗貝爾就已經再次出現在一護的面前,手中的刀再次朝著一護砍過來,而這一次,一護早就已經所有準備了,因為一護在被擊飛的時候,雖然身體無法立刻動彈,但是一護的心里卻已經開始防備赫麗貝爾的追擊,所以雖然這一次赫麗貝爾的追擊快的讓一護無法及時反應,身體已經無法動彈。但是早所有準備的一護依然做出了自己的反應。

    一護被赫麗貝爾擊飛,那巨大的力量讓一護無法動彈,身體在半空之中根本就無法變換方位,但是赫麗貝爾已經來到了一護的面前,手中的刀刃毫不猶豫的斬下,而這個時候,一護的身體雖然無法動彈,但是并不代表一護毫無反抗之力,早就已經有所準備的一護,在赫麗貝爾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微微的揮動了自己的左手。

    在赫麗貝爾一刀斬下的時候,一把刀刃憑空出現在赫麗貝爾的面前,并且狠狠的朝著赫麗貝爾的腦袋刺去,正是一護手中瞬影的刀刃,這種出其不意的攻擊,如果是一般的破面的話,絕對沒有逃過去的機會,這把刀刃會直接穿透腦袋,任何人,包括破面,一旦腦袋被刺穿的話,根本就不可能活下去。但是一護眼前的對手并不是普通的破面,是十刃之一的赫麗貝爾,在這把刀刃憑空出現的瞬間,赫麗貝爾在瞬間就反應了過來。

    只見赫麗貝爾的身體立刻停了下來,滯留在空中,手腕微微一翻,瞬影的刀刃就被卡入赫麗貝爾的刀的中空之中,隨即赫麗貝爾微微的一轉,瞬影的刀尖就改變了方向,不再對赫麗貝爾又威脅。而赫麗貝爾并不僅僅只是這樣,在改變瞬影的刀刃的方向的同時,赫麗貝爾同時一腳踢出,一腳狠狠的踢在了一護的腹部。

    ‘轟隆’一護砸在一堵墻壁上,整堵墻壁直接被一護撞碎,彌漫的灰塵在一瞬間就將一護的身體完全隱蓋。赫麗貝爾的身影落在飛舞的灰塵外面,靜靜的看著灰塵,赫麗貝爾并沒喲追擊,灰塵雖然會隱藏雙方的身影,但是除了眼睛之外,靈壓也是一個分辨對方存在的力量,只是和而別而擔心一護的瞬影,因為瞬影的刀刃在出現之前是完全沒有任何的跡象的,別說靈壓,就連絲毫的波動都沒有,而且剛剛赫麗貝爾已經嘗試過瞬影的攻擊了,雖然她及時的擋下了瞬影的刀刃,并且還伺機給予反擊,但是剛剛赫麗貝爾的視線并沒有絲毫的受阻,而現在如果一護借助灰塵用瞬影攻擊的話,雖然赫麗貝爾能夠感應到攻擊的方位,但是卻不知道一護是用瞬影進行何種攻擊,要知道攻擊不同的部位,有著不同的躲避方法以及不同的抵擋方式,一旦弄錯,就會身中對方的攻擊,所以赫麗貝爾才沒有繼續追擊,而是落在灰塵外面。

    “好快的速度,竟然能夠在那種情況下還躲過攻擊并且進行反擊,果然不愧是十刃之一!币蛔o的聲音從灰塵里面傳出來,不過赫麗貝爾并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的站在那里,一護繼續道:“不過比起速度的話,我可不會輸給任何人!蓖瑫r一護的靈壓開始上身。

    龐大的靈壓從一護的身上爆發出來,沖天的靈壓,直接將灰塵驅散,一護的身影從灰塵之中顯露出來,只見一護手中的瞬影已經不知道什么時候插回了刀鞘,而右手緊緊的握著斬月,右手平伸斬月的刀尖指向赫麗貝爾。

    赫麗貝爾看到一護的身影顯露出來,雙腳微微的彎曲,‘咻’的一聲,赫麗貝爾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朝著一護快速的沖過去,一護嘴角上揚,左手搭在右手上,斬月刀柄上的繃帶自動的纏上了一護的手臂:“卍解!币蛔o一護的開口,龐大的靈壓沖天而起,將一護完全籠罩起來,還有指向赫麗貝爾的斬月刀尖上,更是一道靈壓射向赫麗貝爾。赫麗貝爾的眼神一凝,微微的伸出左手直接一掌拍去,那道射向她的靈壓直接被拍散掉。

    不過赫麗貝爾也停了下來,因為一護的身體完全被靈壓包裹住了,就算是她沖過去也沒有多大的重要,所以赫麗貝爾直接停了下來。

    “天鎖斬月!币话押谏牡度袕陌蛔o的靈壓之中伸出來,然后猛然一揮,只見四周的靈壓一瞬間完全散去,只見一護穿著一身黑色風衣般的死霸裝,右手中握著一把通體黑色,刀柄上有著一小截鐵鏈,卍字護手,樣式如同普通武士刀。

    “這算什么卍解?”蓀蓀看著一護一臉不屑的道:“這種小刀也算是卍解嗎?我知道了,死神,你一定是來搞笑的吧。不過這可有點都不好笑啊!

    “這種小刀也只能用來搞笑了!卑⑴疗跣χ。

    “赫麗貝爾大人贏定了!泵噪x開口道。

    “搞笑?贏定?”一護微微的應了一聲,然后搖搖頭,然后微微的抬起腳,一步踏出:“抱歉,我可沒有心情在這里搞笑,至于說贏定?戰斗現在才睜真正開口,勝負還沒有決定呢!痹谝蛔o那一步踏出的瞬間,一護的就已經消失在了赫麗貝爾,蓀蓀他們的眼中,而一護一腳他在地上的時候,一護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蓀蓀的身后,面朝著阿帕契和米菈,手中的天鎖斬月橫在了她們兩個人的脖子中,而瞬間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再次被一護從刀鞘之中抽出來,盯住了蓀蓀悲傷心臟的位置道:“真是抱歉啊。不過現在你們還覺得我的卍解沒用嗎?”

    ;
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