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網游競技 > 死神之重生一護 > 第二百六十章 戰葛力姆喬
    “織姬…!币蛔o輕輕開口道,織姬微微的一頓道:“…我知道了!笨椉砷_手放開了手,信念一動,一護身上的雙天結盾就消失了,兩只如同精靈般的小東西停留在織姬的身邊,正是織姬的能力,盾舜六花之中的舜櫻和菖蒲。

    “你的傷勢還沒有完全好哦,應該讓我們繼續治療才對!陛牌褟目椉У纳磉吰〉揭蛔o的面前柔聲的開口道,盾舜六花的個體實力并不強,唯一有戰斗力的,大概就是‘孤天斬盾’的執行者椿鬼了吧。而除了椿鬼之外,其他的六花并沒有太強的戰斗力,唯獨聚集的時候才有著戰斗力,所以他們在正常的情況下,都是圍在織姬的身邊,除了在織姬有命令的情況下,其他的任何情況下他們都不會離開織姬,畢竟織姬才是他們的主人。[]

    而一護是織姬的男朋友,他們也是知道了,而且對于有闖入虛圈來救織姬的一護,他們也非常的滿意,所以菖蒲才會這樣難得的離開織姬,漂浮到一護的面前。

    “謝謝!币蛔o輕輕的一笑,伸出手將插在地上的天鎖斬月抽出來道:“但是我現在可不能夠繼續接受你們的治療啊,你們也聽到葛力姆喬剛剛的話了吧,我可是只有兩個小時了!闭f著一護看向葛力姆喬道:“我可不想打敗葛力姆喬之后,再跟烏爾奇奧拉戰斗!

    “打敗我,黑崎一護,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吧!备鹆δ穯炭粗蛔o說道:“你的力量確實增強了很多,如果我的力量僅僅只是在現世中交手的那樣的話,我確實不是你的對手。但是黑崎一護,你剛剛也聽到了吧,我還沒有進行歸刃。接下來,黑崎一護,我們繼續在現世中那場未完的戰斗吧!

    “繼續戰斗嗎?”一護念了一句笑著道:“如果你需要的我,我可以讓你休息一會,畢竟你將織姬救出來,然后再感到這里來,應該也耗費了不少的力氣吧。我可以等你完全恢復,不然的話,如果你輸了用這個當借口的話,我會很為難的!

    “嘿!备鹆δ穯炭粗蛔o,裂開嘴道:“你不是也一樣嗎?黑崎一護,相比起我,你可是現實和赫麗貝爾戰斗,隨即有時跟烏爾奇奧拉戰斗,兩次的戰斗,你耗費的更大,而且在剛剛的治療之中,你并沒有讓那個女人完全治愈你,為的不就讓我們的戰斗顯得更加的公平嗎!”

    “是嗎,那么我可以開始了嗎?”一護露出笑容看著葛力姆喬道。

    “…當然了!备鹆δ穯痰纳碛懊腿粵_到了一護的面前,腰際的斬魄刀早就一句抽了出來,‘嘭’的一聲,一護抬起天鎖斬月,擋住了從天空中斬下的斬魄刀,兩股巨大的靈壓相撞,強大的氣勢直接將地面上面的所有灰塵震開,露出了地面。剛剛好停止在織姬的腳邊。

    一護無視自己面前的斬魄刀,微微轉過頭看著織姬道:“小心點,織姬!

    “是,請去吧,一護!笨椉У哪樕下冻隽艘唤z的笑容道:“請不要擔心我。我會自己照顧自己的!

    “那就好!币蛔o微微的點頭,然后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昏迷的妮露道:“對了,織姬,幫我照顧一下妮露!

    “我知道了!笨椉⑽⒌狞c頭看向妮露道:“很可愛的女孩子,我知道了,一護,我會照顧她的!闭f著織姬上前將妮露抱在了懷里!胺判陌!這個女人雖然有一大堆的缺點,但是不論怎么說,都是我們的主人,我們不會喜歡她出現意外!贝还韽目椉ь^上的發夾之中飛出來,雖然椿鬼的開口,其他還未出現的三花也紛紛出現。這樣一來的話,織姬的能力,盾舜六花就全部出現了。隨著盾舜六花的出現,一護也放松了下來,六花的出現,代表著織姬的全部力量,不過也難怪,藍染會將織姬的力量評價為觸及神的領域的能力,畢竟這小小的盾舜六花,就是集攻擊,防御,治療為一體的強大能力,而且在理論上,盾舜六花的攻擊能夠擊破所有的一切,防御能夠擋住歪外來所有的攻擊,治療能夠治愈任何的傷病,可以說只要還剩下一口氣,就算是被人看成了十段八段的都能夠救活,當然了,前提是,被砍成十段八段之后還能夠吊著一口氣接受織姬的治療。

    不過這也已經足以證明織姬的能力了,只是可惜,織姬本身就不太喜歡力量,因為力量都是用來戰斗的。而力量不論是什么樣的力量,說到底都是為了打到別人的。就算是一護守護家人,守護同伴的力量,說到底那也是打敗敵人的力量,畢竟打敗了威脅到自己家人和同伴的敵人,才能夠守護自己的家人和同伴。天性善良的織姬甚至連拒絕都不會,更別說用力量去打敗別人了,所以織姬的力量在本質上,雖然比之任何人都不遜色,不,甚至是比任何人都要強大,但是她的力量的增加速度卻非常的慢,甚至可能還比不上普通的人。不過就算是這樣,織姬現在卻也依然有著強大的力量,雖然和一護和十刃相比起來,有著天與地的差別,和亞丘卡斯也有著大海和江河的區別,但是比起那些普通的基力安,織姬卻已經有著超越的力量了。只是現在的織姬還沒有絲毫的察覺而已。

    “說完了吧!备鹆δ穯炭粗蛔o,猛然發力,接著一護的反震之力猛然后退,拉開和一護的距離看著一護道:“這樣的話,你就可以放心的和我全力戰斗了吧?”

    “當然了!币蛔o笑著道:“從一開始,我就是打算全力和你戰斗的,只是織姬距離我們太近了,如果我們全力戰斗的話,很容易波及到她,不過現在的話,我就可以安心戰斗了!闭f著一護右腳猛然一跺地面,整個人朝著葛力姆喬爆沖出去,只是剛剛沖出去一護的身影,一瞬間就消失了。

    葛力姆喬眼里失去了一護的身影,但是他并沒有絲毫的緊張,而是一緊自己手中的斬魄刀,將全部的心神沉寂了下來,放在了自己的四周,猛然間葛力姆喬站在原地,微微的舉起手中的斬魄刀,然后猛然朝著自己的面前斬去,只見在一瞬間,葛力姆喬面前,一護的身影出現,‘轟隆’的一聲巨響,只見一護和葛力姆喬兩個人手中的刀刃再次相交,兩刀相交噴出了無數的金光,同時兩股靈壓相撞,如同兩股強烈的颶風一般,直接在兩個人的四周制造出來一片空曠的場地。

    “不使用全力嗎?”葛力姆喬看著一護道:“你如果不將那張面具拿出來的話,恐怕想要打敗我,不是那么容易的!

    “你也還未歸刃呢!币蛔o輕輕的笑著道:“想要讓我拿出那張面具,現在的你,力量還不夠,而且就算是在現在這種狀態下,我都還沒有拿出全部的實力呢!痹捯粑绰,葛力姆喬的身后,一把刀刃憑空出現,隨即直接落下,葛力姆喬一驚,手上一松,然后腳步微微的一抖,就躲過了身后的刀刃,只是他可是和一護在對峙中,兩個人相交的刀刃上,正在互相拼搏的力量猛然一小,一護第一時間就察覺到了這一點,握著天鎖斬月的右手猛然一發力大聲的喝道:“月牙天沖!

    巨大的黑色刀鋒,直接爆發出來,在這種距離之下的月牙天沖,就算是葛力姆喬都沒有躲過去的機會,只能夠抵擋,而不是躲避‘轟隆’的巨響,揚起的灰塵直接將一護以及所有的一切都隱埋了起來,‘咻’一道人影從灰塵之中沖出來,這個人自然是葛力姆喬,他從灰塵之中沖出來之后,右手緊緊的握著斬魄刀,整支手臂上,被開了一道巨大的刀痕,鮮血正不斷的滴落,而左手上,一顆紅色的能量球正在形成,正是虛閃。

    葛力姆喬左手伸出,對準了那飛揚的灰塵,只見那道血紅色的虛閃直接射向灰塵中間。虛閃射出,灰塵立刻被推開,灰塵立刻四散開來,露出了灰塵中間的一護,而葛力姆喬的虛閃,確實正好對準了一護。

    一護舉起左手,只見左手上原本只有刀柄的瞬影,刀刃在短短的一瞬間出現,一護左手握著瞬影,然后猛然朝著葛力姆喬砍去:“次元斬!敝灰娨蛔o瞬影斬下,一道肉眼看不見的斬擊朝著葛力姆喬射去。同時一護立刻朝著旁邊縱去,不過一護的行動還是慢了一點,左肩被虛閃擦到了一點,立刻帶走了一塊皮肉,而葛力姆喬也同樣連忙躲到一旁去,而剛剛躲過的瞬間,一道肉眼看不清的能量波射向一護:“但是卻始終無法找目標到胸口!薄荨囊宦,葛力姆喬死死的盯著那一道的身影上……。
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