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網游競技 > 死神之重生一護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志波海燕’
    虛夜宮內部,露琪亞正在宮殿里面奔跑著,她自然也感受到了一護和葛力姆喬戰斗的時候所釋放出來的龐大靈壓,畢竟兩個人都發揮出了全部的力量,那沖天而起的靈壓。不過露琪亞也只是認識一護的靈壓而已,對于葛力姆喬的靈壓,露琪亞連葛力姆喬都不認識怎么可能認識他的靈壓,露琪亞唯一的想法就是驚訝于葛力姆喬的靈壓強大以及希望一護能夠戰勝眼前的敵人,除此之外,露琪亞也只能繼續前進了,因為她還想要去將織姬救出來,如果她能夠將織姬救出來的話,那么就不用讓自己的同伴,再次進入危險的內部了。

    只是在不斷前進從來沒有想過停下來的露琪亞,并不知道她想要救的人,井上織姬已經被葛力姆喬帶到了一護的面前,而一護所要付出的代價就是竭盡全力和葛力姆喬戰斗一場,所以露琪亞正在不斷的深入,而露琪亞并不知道,就在她的面前,有著一個讓她難以接受的對手。因為這個對手,使得露琪亞險些喪命。[]

    露琪亞看著眼前的宮殿,沒有絲毫的遲疑,腳下一點,整個人直接沖了進去,剛剛沖進去,只見內部空空蕩蕩的,而在露琪亞面前的則是一座空曠的大殿,大殿里面自然是連一個人影都沒有。

    露琪亞停下身形,看著四周,眼神微微的一凝道:“出來吧,你的靈壓太明顯了!甭剁鱽喌穆曇粼诖蟮罾锩婊厥幹,但是四周并沒有任何人的回應。

    “哼!甭剁鱽喞浜咭宦,然后左手提起自己腰際斬魄刀的刀鞘,然后右手微微的搭在刀柄上面,不過露琪亞并沒有將斬魄刀拔出來,而且以正常人的速度朝著大殿深處走去,露琪亞并沒有多少時間停留在這里,她必須盡快前進,只是眼下有人埋伏在四周,所以露琪亞只能這樣前進著,以這種狀態,任何突變的情況,露琪亞都能夠及時的應對,更何況露琪亞早就已經將自己所有的心神全部都集中起來,防止對方偷襲。

    露琪亞慢慢的走過大殿的中央,不過并沒與發生任何的事情,也就是說,那個埋伏這的人并沒有發動攻擊,露琪亞眼神一凝,知道對方這個時候沒有發動攻擊,那么下次發動攻擊的時機必然就是露琪亞將要離開大殿的時候,因為當露琪亞進入大殿的時候,雖然立足不穩,容易被突襲,但是警覺性卻是最高的,因為露琪亞也害怕自己被人偷襲,所以自然會提高警覺,當走到中間的時候,露琪亞已經了解了四周的一切,突襲是最為不利的,但是也同樣,露琪亞的精神也是最集中的時候,一個人的精神是很容易疲勞的,尤其是高度的集中之下,所謂‘燈下黑’的道理,雖然精神高度集中,但是同樣也是一個突襲的機會。而最后,要離開的時候,就算是自己再集中精神,但是人的潛意識里面,都會不自覺的有些松懈,這不是一個人的大腦可以改變的,任何人都一樣,而對方既然放棄了前兩次的機會,除非對方離開,不然的話,一定是瞄準了這個機會。當然了,萬事無絕對,說不定對方就是因為想到了這一點,所以可能會在走過中間之后就發起攻擊。

    露琪亞慢慢的往前走著,距離離開大殿已經只剩下一點距離了,露琪亞看了一眼大殿的出口,腳下猛然發力,整個人影直接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的時候,露琪亞就已經出現在了大殿的出口,原來露琪亞打算直接用瞬步離開這座大殿。

    剛剛出現在大殿出口的露琪亞,腳下猛然一點,整個身影就直接沖出了大殿,但是就在露琪亞整個人剛剛沖出去的時候,一道人影猛然出現在露琪亞的面前,一把斬魄刀直接朝著露琪亞攻擊過來,露琪亞大驚,在同一瞬間,腰際的斬魄刀猛然出鞘,‘當當當’露琪亞握著斬魄刀連續和對方的斬魄刀對撞了三次,每一次對方的斬魄刀上都傳來巨大的力量,這股力量使得露琪亞整個人直接倒飛回了大殿之中。

    ‘咻’露琪亞在大殿里面拖出了兩條長長的痕跡,這樣才將對方的力量給抵消掉!昂,出來了嗎?”露琪亞握著手中的斬魄刀看著遠處出現的人影道。

    只見她的面前站著一個人,一個穿著破面裝,帶著一個長方形面具的男人。

    “你應該就是十刃之一吧!甭剁鱽喛粗@個男人開口道:“畢竟現在還會單獨出現的,也只有十刃了!睂Ψ讲]有開口,只是默默的看著露琪亞。

    露琪亞見對方并不回答也不在意,而是直接舉起手中的斬魄刀道:“不說話嗎?不過沒有關系,而且我還沒有時間和你在這里停留,我還必須盡快前進才行,所以,凌舞吧?袖白雪!甭剁鱽喪种械臄仄堑对谝凰查g就變成了一把通體雪白,刀柄上有著一條長長的白色緞帶的斬魄刀。露琪亞直接舉起手中的袖白雪對準了對面的男子道:“次舞…!

    “竟然能夠擋住剛剛的那一擊,你的實力增家了很大啊。露琪亞!睂γ娴哪凶油蝗坏拈_口道,他的聲音讓露琪亞極為震驚,這種震驚甚至讓露琪亞停下了手中,那發揮到一半的招式。她沒有想到自己竟然還會聽到這個聲音,這個讓她深埋在內心不知道多少年了的聲音。

    “你是……?”露琪亞看著對面的男子不可置信的開口道:“你是……!睂γ娴哪凶由斐鍪治兆∽约耗樕系拿婢,然后拿了下來,在對方將面具拿下來的時候看,露琪亞那不可置信的話終于說出口:“海燕…大人!

    露琪亞看著眼前的男子,只見對方左手腕有志波家的家紋‘崩裂的墮天渦潮’的刺青,有志波家標志性的長長下睫毛。鼻粱上有天生的印記,發尾微長,發型相貌甚至和一護有些相似,唯一不同的是,一護是橙發,而他則是黑發。

    “真的是,海燕大人!甭剁鱽喛粗鴮Ψ缴砩系囊恍酥距拈_口道。

    “好久不見了,露琪亞!睂Ψ降哪凶,也就是露琪亞所認為的志波海燕笑著開口道,他的笑容再次讓露琪亞感覺到無比的熟悉,這些正是當年的志波海燕才有的。

    ps:本章未完
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