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王牌近身保鏢 > 第1780章 阿扶的麻煩
    正文

    第1780章阿扶的麻煩

    “你私闖相府之事我還沒和你算賬,你竟然還來管本公子的閑事!”丞相之子開口呵斥道,臉上露出兇險的顏色。

    “現在是在酒樓,你有什么證據說我私闖相府?再說這光天化日非禮手無寸鐵的姑娘,還能說是閑事嗎?”葉秋氣勢洶洶的走到那公子眼前。

    葉秋原本就比這公子高許多,再加上語氣強硬,那瘦弱的公子瞬間氣勢就弱了許多,再一看這樓下聚集著許多看熱鬧的人,迫于無奈那公子只得吩咐隨從道:“回府!今日出門沒看黃歷,竟遇見這難纏的小鬼!掃興!走!”

    說完他轉身踱著四方步子走下了樓梯,到了樓下還不忘回頭望了一眼葉秋道:“來日方長!我們慢慢玩!”隨即發出一陣陰森的笑聲。

    這時一直躲在客房里面的凌羽裳才敢露面,“你啊!我是為了送你回來才撞上這惡少的,你竟然一直躲在里面不救我!”阿扶拉著葉秋給她披在身上的衣服一臉委屈的說道。

    “我,我哪里是不救你,只是,只是我的幾下功夫根本算不得什么,如果救不了你,卻暴露了自己,豈不是得不償失?”

    說到最后凌羽裳的聲音似乎高了些,顯得有些理直氣壯,“不如這樣,你教我怎么樣?”說著凌羽裳竟然挽上了葉秋的胳膊,臉上還帶著撒嬌的神情。

    “你!”阿扶被氣得一時說不出話來,“對了,葉大哥,你怎么及時趕到的?”凌羽裳在撒嬌之余突然意識到葉秋此時似乎不應該出現在這里。

    “怎的就不能救我了嗎?”阿扶聽到凌羽裳的問話更加火大的質問道,“是小石頭跑到客棧跟我報信的!”葉秋說道。

    “小石頭?”阿扶聽見是小石頭視線便四處搜索著小石頭的身影,“我剛才剛好路過這里,看見阿扶姐姐被那惡少撞見了想必很難脫身,于是就返回去和葉大哥求救!”

    小石頭說完話便躲到了一邊,眼神有些閃爍,倒不是因為別的,只是這不告而別就足以讓信任他的阿扶氣不打一處來了。

    “你躲起來做什么?你給我出來!”阿扶走上前揪住小石頭的耳朵說道,“哎呦!我的好姐姐,別揪了,疼!”小石頭五官糾集在一起喊道。

    “阿扶,我們還是快點離開這里吧!”葉秋說道,“你,跟我走!”阿扶對小石頭說道,“別了,姐姐,我這流浪慣了的,穿不了那干凈整齊的衣裳,還是我這舊衣裳穿著舒坦,高床軟枕睡著也不自在,你就放過我吧!”

    見小石頭一臉的為難,阿扶也不再勉強,“你既喜歡自由自在也罷,以后有事要幫忙可要記著我這個姐姐!”阿扶在人情世故上就像一只小白,對一路上逗得她喜笑顏開的小石頭當親弟弟一樣看待。

    “那是自然,別到時候姐姐不認我就糟了!”小石頭咧著嘴笑著,撓著頭說道,看上去更是一臉的老實巴交。

    可這時凌羽裳卻是改變了注意要跟著葉秋上山學些功夫,而這從頭至尾更是一刻都沒松開過葉秋的胳膊。

    “你自己可要想清楚,到時候看你怎么和盟主解釋!哼!”阿扶見到葉秋在遲疑就知道了答案,不甘心的哼了一聲就轉身走了出去,葉秋要上前追,卻發現自己的胳膊被凌羽裳抱的死死地,只得放棄。

    葉秋和凌羽裳隨后也跟了上來,三人一路上別扭極了,但還是在天黑之前就趕回了聚義堂。

    其實葉秋現在身為聚義堂最年輕的長老,帶個人回綠林倒是小事一樁,不過這隨身帶個貌美的女子卻還是挺引人注目的。

    一路上這綠林的兄弟都有些看呆了,直到去拜見了曹天行,“這不是那日的女刺客嗎?你怎的帶她回來了?”

    曹天行有些震驚道,“是,可我見她也是可憐之人,又無處可去,便決定收留她在此躲避風頭!”葉秋避重就輕的說道。

    “你現在是膽子越來越大了,竟然連刺傷丞相的人都敢收留,你也不問她在那丞相府中是如何脫身的?說不定她正是那官府派來的奸細!你這不等同于引狼入室嗎?”

    曹天行暴跳如雷,“我看你是翅膀長硬了,今日起你便停職吧!將你手上的事物暫且交與小林!免得芙蓉帳暖你再走漏了幫中的機密!”

    “別啊!老大,我和這姑娘可清白著呢,當真是一點事都沒有,我純粹是見她無家可歸才答應她暫且到山上避避,教她些拳腳功夫,她能防身便送她走!”

    葉秋說話時似是一臉的冤枉,曹天行聽著倒也覺得可以理解,雖然嘴上沒說,但也算是默許了凌羽裳的存在,最主要的是那凌羽裳的長相和他的老相好羅秀秀像極了。

    “你可查清楚她的底細了?”曹天行想到羅秀秀便開口問葉秋這凌羽裳的出身。

    “小的敢將人帶回來,自然是經過查證的,她父親早年乃是江南一座小鎮的知府,后被冤枉貪贓枉法滿門抄斬,所幸她當日不在,偷溜出去玩才幸免于難,后來得知就一心想為父母報仇,但實則手無縛雞之力,才被我當場拿下的!”

    葉秋這謊話張口就來,聽起來也是合情合理,看似天衣無縫,就連曹天行聽了都點了點頭,“既是這樣也罷,給你一個月的期限,一個月之后,無論她學成學不成,定要送她下山!你可記住了!”

    曹天行方才略有些同情的神色立即收斂了去,取而代之的是肅穆和嚴厲的呵斥。

    “我明白,一個月一到,我一定送她離開!”葉秋一臉的篤定打包票道。

    大概葉秋自己也沒有想到凌羽裳的到來會讓自己陷入水深火熱。接下來的每一天葉秋都認真的去教凌羽裳,而凌羽裳也十分有天賦,一招一式都有模有樣的。

    可時常在一旁偷看的阿扶卻總是看得抓心撓肝,這凌羽裳也是,明知道阿扶總是因為葉秋吃醋,她就故意每次發現阿扶在旁邊都故意要和葉秋格外親近些。
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