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透視醫能狂少 > 第1893章 沒有答案
    正文

    然而,這個問題的答案是沒有答案的。

    也就是說,如果這次攻擊的目標是葉紹五人中的任何一個,那么他們的結局就是死亡。

    但是現在,這個鄉巴佬已經遭受了冷朔的美好襲擊。

    看到奧滄生挨了一拳,他向后滑了三四張,冷朔的眼睛突然縮小了。

    作為一個坐在劍座上的孩子,他很自然地知道當他點擊“求天”的時候,劍的力量是多么的強大。

    但令他吃驚的是,這次襲擊并沒有殺死莫野,而是被一個來自偏遠地區的孩子打碎了。

    “孩子,你來自哪里”

    除了驚訝,冷朔還懷疑傲滄生的身份。

    一時間,他突然懷疑奧滄生是故意隱瞞自己的身世。

    否則,一個來自小國的鄉巴佬怎么能接受這種攻擊呢

    “唐,天龍武館,我好像說過!”

    傲滄生的臉冷酷而兇狠,他盯著冷朔,慢慢地說。

    “你剛才走的那一步叫什么”

    lengshuo繼續說。

    “劍沒有自我,劍沒有空氣!”

    奧康生又冷冷地說。

    剛才,他用了“荒野的秘密”這個最有力的招數,但他還是抵擋不住冷朔的攻擊。

    但在他的覺醒中,經脈比普通人的經脈寬五倍。

    在這種攻擊下,即使他用最有力的招數“荒野的秘密”,他也比不上冷朔。

    由此看來,冷朔的力量不是吹出來的,而是確實強大。

    聽了奧滄生的話,冷朔的眉毛沒有微微皺起。

    因為奧康生的舉措以前從未聽說過。

    冷朔來自劍座。他自然熟悉各種劍法。

    但即便如此,冷朔卻從未聽說過奧滄聲提到的劍招。

    冷朔想了一會兒,突然有了一雙明亮的眼睛,問道:“你用的這個招數是不是跟幻劍爵有關”

    這番話一出口,奧滄聲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驚訝。

    他沒有想到冷朔會想到魔劍絕招。

    “我是從《魔劍密碼》中學到的!”

    奧滄生說的是實話,沒有隱瞞。

    “有意思!”

    冷朔突然冷笑了一下。

    他馬上指著奧康生說:“既然你對劍道這么了解,我們來打一場吧!

    “在這場戰爭中,如果你能在十步之內打敗我,我就不會使用你的劍法了!

    “如果不是……”

    說到這里,冷朔的眼里突然閃過一絲冷光。他很快就把后面的人一掃而空!安粌H你會死,你身后的人也會和你一起被埋葬!”

    “你要想激怒我,就得有激怒我的意識,也得明白激怒我的代價!”

    奧滄生沒有說話,但他的眼神表明了他的態度。

    “當冷朔和這孩子打架的時候,讓我們去解決子漠野和其他人吧!”

    血戰即將打響,交湖突然向葉哨等人喊話。

    “好主意!”我們怎能放棄那個讓我們如此蒙羞的公正的人才莫伊呢!”

    歐陽毅咬著牙,眼里閃著兇光。

    剛才,他被莫邪的偷襲傷了。歐陽毅對他懷恨在心。

    焦虎的提議很快得到了其他人的回應。

    一瞬間,一場戰爭和一場算計悄然誕生。

    “你這樣做。如果我做了,恐怕你就沒有機會再做了!”

    冷朔輕蔑地看著傲滄生,用一種冷漠的語氣說。

    聽到這句話,所有站在奧滄聲后面的人都不禁緊張起來。

    冷朔的力量顯而易見。

    像兒子莫邪一樣強壯,在冷朔的手中,他連十步都沒走。

    起初,金巨人劍的力量非常兇猛,但被劍光和血浪層層阻擋后,力量開始逐漸衰退。

    我看到金劍已經攻擊了冷朔,但是我不能再前進了。

    “繁榮——”

    又一層劍光和血浪落下。金巨劍似乎再也抵擋不住對面的沖擊,突然從中間斷了下來。

    就這樣,無盡的劍光和血浪洶涌而下,就像雪崩一樣,迅速壓向對面的敖滄聲。

    一把劍沒用。再與奧康生的長劍共舞。再來一次。

    冷朔冷笑,手中的長劍傾斜,劍的動量瞬間改變。

    剎那間,一道可怕的劍光掠過。在劍光里,似乎有龍和虎的吼聲,還有天地的力量。

    一把劍被砍斷了,只聽到“轟”的一聲。剛剛由奧滄生發出的第二把劍,就被這把劍的光直接擊碎了。

    巨大的沖擊力,將驕傲的滄聲的身體迅速卷了起來,像風中的樹葉。

    幸運的是,在《蒼涼的秘密》被擊碎之前,奧滄聲的位置并不好。他迅速用“千葉之手”擊退了冷朔90的進攻。

    “看來你對劍道的理解就是這樣!”

    冷過了朔,輕蔑地吐出一個聲音。

    后來,冷朔帶著他的劍氣,突然變成了四影,并開始在傲滄聲周圍殺人。

    看到機會來了,焦虎立刻對葉少等人眨了眨眼睛。

    突然,五個人,連同他們身后的隨從,帶著殺氣沖到子漠野等人那里。

    “一個不知道如何生存或死亡的東西!”

    葉少等人的行為立刻引起了子墨野的憤怒。

    盡管紫墨葉剛才被冷朔打敗了,但他并沒有受傷。

    目前,看到這五個人想利用火,子墨爺立即行動起來殺死他們。

    五個人在一瞬間消失了,三個人是無辜的。另外兩個則直接講起了關于風的俏皮話。

    兒子莫業在暴怒下全身翻滾,雙手拍著交湖等人。

    就在大家以為葉少要單獨攻擊兩人的時候。

    剛剛飛入空中的魏玉晨和方華突然轉身,從莫邪兒子的背后發起了攻擊。

    “繁榮——”

    墨野的兩只手掌被推出去,像手掌一樣的力量突然與焦湖三人的進攻發生了碰撞。

    在一瞬間,那三個人被擊退了,他們的攻擊也在一瞬間被粉碎了。

    可是,子墨野的背卻遭到方華和魏玉臣的攻擊。

    突如其來的襲擊讓子墨野的身體突然顫抖起來。

    如果不是他的力量比前面的人更大,他就會馬上倒下。

    “無恥!”

    白世玉見子墨野遭人襲擊,便忍不住罵了起來。

    然后她閃電般地加入了戰斗群。

    “白世玉,這不關你的事。如果你想活下去,就呆在那兒吧!”

    嬌虎瞟了白世玉一眼,威脅道。

    他們不會讓白詩雨這么說,是不想要更多的反抗。

    “墨野對我很好。如果你想對付他,先問我的劍!”

    白世玉冷冷地說,他手里的劍突然攪起一陣旋風,砍向歐陽毅。

    “死的還是活的!”

    看到白世玉敢自己動手,歐陽毅不禁火冒三丈。

    剎那間,他在空中砍下了十二把劍。

    十二阿刀互相連接,瞬間出現在白世玉面前。

    只聽一聲巨響,十二把刀突然被砸開,帶著毀滅一切的態度,一個接一個地切進了白詩雨的旋風里。

    當六把刀被砍斷時,旋風已被打破。

    白詩玉雖然沒有直接被劍光所傷,但劍光的力量卻傾瀉在她虛弱的身體上。一眨眼的工夫,她的臉色就變白了。

    這次進攻是歐陽毅力推的殺手锏。它的力量是如此強大,你可以想象。

    巨大的旋風碎成碎片。白世玉在巨大的壓力下,又跳起了長劍,想再次使用大旋風。

    然而,后面的六道輕鏈太緊了,這讓白世玉沒有機會再做一次。

    盡管白世玉極力反抗,他還是用劍擊碎了五把劍,但最后一把劍還戴在她的防御面具上。

    一把劍的力量,白世玉立刻吐出一口鮮血,顯然傷得很重。

    “戰斗快!”

    白石的雨停了之后,方華突然喝了一大杯酒,提醒大家全力進攻子墨野。

    這時,子漠野的六個仆人也參加了戰斗。

    div
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