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妙手神農 >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援兵何人
    正文

    到了晚上十點多鐘的時候,大多數的白家人因為今晚余飛沒有騷擾,全都睡下了,而且睡的很香甜。

    然后有些人迷迷糊糊之中,聞到了煙味,有人迷迷糊糊,聽到有人喊著火了,還有人在睡夢之中,被嗆醒來了,更有人發現著火的時候,整個房子已經被火焰給包圍了。

    刀疤其實無意于收回這個山頭繼續居住,也早就厭倦了這種家族史強盜般的武林家族了。

    刀疤其實不想再組建這種宗門,以愚昧的想法再搞什么家族了。

    所以刀疤早早就給余飛說過,等他報完仇,就燒了這個山頭,將過去全都一把火燒掉,然后和金小妹好好的過日子。

    所以余飛也不客氣,在之前騷擾白家的時候,趁著白家的注意力被吸引過來,然后讓幾個宗師輪番偷偷上山,設置的延時點火裝置,因此將每輛車的備用油都用了一箱。

    這樣的山頭其實真的不適合居住,尤其是有心人要放火的話,山上的那些仿古建筑和樹木,全都是非常適合燃燒的材料,偏偏這些人還喜歡以此來裝作高雅。

    大火在山上的好幾個地方同時燃燒,桶裝的汽油甚至發生了爆炸,瞬間就將火勢給蔓延開來了。

    別看之前下過雨,可是真正的大火,當場下雨都沒用,畢竟可燃物太多了。

    白家人懵逼了,整個山頭很多的地方,忽然全都燃燒了起來。

    這種大火幾乎沒法撲滅,要是只有一個地方還好說,可是很多個地方一起燃燒,你在這里救火就可能被其他的火勢給包圍。

    白家準備的所謂的滅火器材,在這樣的大火面前,根本起不到作用。

    而且白家為了追求獨立,悄悄的藏在這里,導致于距離城市太遠,想要呼叫消防更是扯淡。

    所以整個山頭的人開始了逃竄,全都向前后兩個城門涌去。

    大火就是很好的照明之物,白家的山頭周圍,頓時一片火紅,仿佛白晝到來了一般。

    余飛只在乎自己人的生死,至于白家的人,余飛完全不在乎,而且他知道,這是在上面的允許范圍之內,畢竟大戰之前,陳東給他借了十個人,態度就十分的明顯為了。

    反正對于上面,這群白家人不受管束,我不管你,你不讓我管,那你出事了,也別想讓我來救你,你的生死和我已經沒有了關系。

    大火燃燒的時候,余飛他們又來了,這次是真正準備戰斗了,所有的車輛,來到城門前不遠,然后余飛要求,這些車這次可以開到路的兩邊了,所有的車輛,以馬路為中心,圍成了一個圓形。

    這便是余飛他們的城墻了,要是情況有變化,這里至少可以暫時作為防守基地,要是情況沒有變化,那就當做是最后的一個小布置了。

    所有人下車列隊,高手站在最前面,剩下的人整整齊齊的站在后面。

    大家全都看著大火不斷蔓延的景象,然后還可以看到,這些曾經屠殺了刀疤所有親人朋友的人,有的人在身上著火了,在半山腰似乎亂竄,有的人帶著值錢的東西,正在往城門口跑。

    鬼狐狼嚎的慘叫和大罵聲不斷傳出來,這一刻余飛他們這邊的人都笑了,白家人這也算是報應了,他們恐怕怎么也想

    不到,在他們破壞了規矩之后,有一個比他們還要狠毒的余飛。

    這些人加上今晚,幾乎是三天三夜都沒有睡好了,一個個本來就疲憊的要死,還遭遇了大火,估計逃出來之后,一個個實力頂多剩下了六七成,還無法持久。

    這便是余飛之前前來暗殺之后,就定下來的戰略,白家人只知道小聰明,卻忘記了兵法之道,余飛卻要求不遺余力的利用周遭的一切有利因素,來削弱對方的實力,提高自己一方的生存幾率。

    當然了,就算是如此,此刻他們的實力,還是不如對方,無論是人數還是質量,全都不在一個級別上。

    但是有一點好處,就是白家要守兩個城頭,所以需要將人手分開,余飛他們主要的人手在正面,所以白家三分之二的人也在正面,后面那個城頭,留下了三分之一的人鎮守。

    所以此刻從這里逃出來的人,實力又被削弱了幾分,余飛他們暫時只需要面對白家三分之二的人手。

    夜晚的天空本來是漆黑無比,然后鑲嵌著一些鉆石一般的星星,和一輪月光。

    但是在大火的照耀之下,星光都看不清楚了,月亮似乎都成了紅色,映照著今晚的血戰,注定流血漂櫓。

    雖然大家心里都大概清楚,他們的實力不如白家人,人數不如白家人,可是沒有一個人后退,陳東派來的十個宗師高手,他們都是以執行命令為天職,刀疤的手下,更加是準備浴血奮戰,為將他們救出苦海的刀疤報仇。

    瘦猴和王大錘等一幫兄弟,更加堅定了,站在余飛和刀疤的身后,就等白家人遭不住了,打開城門逃出來的時候。

    此刻這混亂,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白家的普通人和高手混雜在一起,登城門打開,余飛他們不論青紅皂白沖上去殺就可以了。

    到時候白家的高手被自己人沖亂了,戰斗力又會有一定程度的打折扣。

    余飛是將能利用的天時地利都利用了進來,就為了今晚的血戰做鋪墊,一切以報仇和減少己方損失為目標。

    隱藏在四周的白家的探子,一個個才都懵逼了,不知道家里怎么就著火了,他們的親人還在這里面,此刻他們都藏不下去了,都想趕回去救自己的親人。

    可惜白家的掌權者似乎也知道,余飛等人提著刀在外面等待著,一定是等著城門打開的時候,如同他們當初屠殺刀疤的親人一般,屠殺他們。

    所以白家的當權者,遲遲不敢打開門,可是看到越來越多的人涌到了城墻附近,大火也燃燒了過來,他們知道,這門不開死的更加憋屈不是被燒死就是被大火產生的煙霧熏死。

    忽然四周的密林之中,開始傳出來了慘叫聲,眾人不禁向周圍看去,不知道白家的這些探子,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就連其他勢力的探子也都無法幸免,似乎全都在被清除的行列。

    慘叫聲不斷的向他們靠近,大家看去密林里面一片黑暗,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東西,正在行兇。

    “咱們的援兵來了!

    余飛看到自己人有點慌了,畢竟密林里的慘叫有點恐怖,余飛這才開口說道。

    大家一聽是自己人,頓時全都放心了,只是看不到人,只是聽到這慘

    叫,仿佛那些人經受著巨大的恐怖和痛苦,并不像是人與人作戰一般。

    畢竟人與人戰斗,還會有兵器的碰撞時,可是此刻根本聽不到。

    很快密林里的慘叫聲就停下了,因為最靠近他們的探子,似乎也死掉了。

    樹林里樹林里一片安靜,大家都覺得有點瘆得慌,都在猜想,余飛所說的援兵到底是什么人,似乎殺人的時候,并不使用武器。

    呼……

    忽然一個灰銀色的影子,從樹林里一躍而出,大家急忙都拿起來了兵器,瞪大了眼睛。

    然后看到了一匹巨大的狼,仿佛一頭牛一般的體型,大的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那一身銀色的毛發,看起來宛如神話中的神獸一般,一雙眼睛在夜里,散發出綠油油的光芒。

    “辛苦你了!”

    余飛招招手,嘴邊還殘留著血跡的小灰迅速走了過來,其他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巨大的宛如神獸的小灰,趴在了余飛的面前,不斷的搖晃著尾巴,仿佛小狗在向主人宣誓自己的忠誠。

    “以后這種事,不要親自干!”

    余飛蹲下去,拿出紙幫小灰將嘴角的血跡擦干凈,這血跡是人的血跡,可以聞到和動物的血,完全不一樣的味道。

    小灰仿佛聽懂了一般,巨大的腦袋上下動了動,仿佛在點頭。

    其實刀疤的手下,都知道這匹狼王,可是沒想到狼王似乎最近又二次發育,長大了一截。

    陳東派來的十個宗師高手,卻有點膽寒,想到小灰一躍似乎蹦出了七八米遠,還似乎很輕松,加上那巨大的體型,簡直是超乎了狼的祖先的基因的存在。

    那些人自我評估了一番,覺得自己或許單挑打不過小灰,人家一個飛撲,有這巨大的體型,什么人都扛不住。

    “吼!”

    下一刻一個巨大的黃色身影,從樹林里也躍了出來,這次是一頭巨大的成年雄性斑斕巨虎,比一般的老虎要要雄壯很多。

    “大黃!”

    余飛招招手,大黃迅速小跑了過來,也學著大哥小灰的樣子,趴在了余飛的面前,等待余飛幫他擦嘴上的血跡。

    “不知道學點好的!”

    余飛翻了個白眼,但還是不嫌棄,拿出來紙幫大黃也擦了擦嘴。

    這本來是縱橫山林而找不到對手的兩只猛獸,此刻卻趴在余飛的面前仿佛貓狗一般乖巧。

    其他人全都十分的羨慕,刀疤不禁想到了自己之前養的那只泰迪狗,后來竟然丟掉了,再看看余飛這兩個寵物,刀疤覺得自己要是活著回去,一定要想辦法,給自己搞一只。

    大黃和小灰來助陣,這便是余飛的底牌,這兩個家伙,實力都相當于兩個宗師。

    不過這才是其次,余飛并不想讓兩個家伙親自作戰,這次他們最大的助力,是小灰的小弟們。

    之前小灰的族群,繁衍的太快了,余飛就讓小灰,不斷的將族群分開,分出去一部分人去其他的地方繁衍。

    如今的山林之宗,猛獸非常的少,所以這樣不斷的分出去小弟,狼族才能在北方這片森林里徹底的繁衍開來,畢竟雞蛋不能裝在一個籃子里,放牧也不能把同一片草場往死里吃。
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