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我在大夏開黑店 > 第191章 建安帝和金九音的淵源
    金九音一開始沒敢抬頭,后來一想難得面圣一回,要是連圣上的正臉都沒瞧見多虧。正好建安帝又命令她抬起頭來,金九音就順勢多瞄了兩眼。

    和渣爹的年紀差不多,很威嚴,當然了也是一位帥大叔,皇帝嘛,能有長得歪瓜裂棗的嗎?

    建安帝也在打量金九音,這便是慶寧侯漠北的那個閨女嗎?仔細地審視她的臉,怎么看都覺得慶寧侯生不出這么漂亮的閨女。

    大順子提過她貌美,韓愛卿也說過她貌美,沒想到她居然美得------建安帝想找個恰當的詞來形容,卻都覺得差了那么一兩分意境。

    他后宮妃嬪無數,環肥燕瘦,千嬌百媚,然無一人的容貌能及林四小姐,能與她媲美的也只有他曾經的皇后,瑞安的生母了。

    從宮里出來金九音更覺得云遮霧罩了,她這一趟進宮到底干啥來著?不是說林妃娘娘想她了請她陪著說話嗎?她在林妃娘娘宮里前后呆有一盞茶的功夫嗎?應該是沒有的。

    難道林妃娘娘是想讓她結交瑞公主?可結交瑞公主干什么?她們根本就不是一個牌面上的人。就算林妃娘娘想用她也該考慮一下她的出身吧,府里不還有比她更好用也更合適的人選嗎?

    還有圣上,他的出現是巧合還是人為?

    金九音想得腦殼都疼了,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等她回到家里再看到韓靖越,聽祖母說已經等了她大半天了,忍不住扶額,天爺啊,你方唱罷我登場,今兒這是怎么了?

    林妃娘娘宮里。

    “圣上真盯著四丫頭看愣了眼?”林妃娘娘看向邊上的宮女。

    那宮女道:“回稟娘娘,奴婢不知圣上是不是看愣了眼,但確實盯著四小姐看了好一會,還問了四小姐許多問題!

    林妃娘娘的手一頓,“都問了什么?”

    宮女仔細回想,“問了許多四小姐在漠北的生活!

    林妃娘娘沉吟不語,半晌才抬手道:“你下去吧!

    “是,奴婢告退!睂m女垂著頭退了出去。

    林妃娘娘歪靠在座位上,目光凝于一處,也不知在想什么,突然開口道:“慧心,你說讓四丫頭進宮可好?”

    慧心吃了一驚,“娘娘的意思是,讓四小姐服侍圣上?”姑侄共侍一夫,這也太聳人聽聞了吧?“奴婢瞧著四小姐是個有主見的,怕是不會愿意!

    林妃娘娘哼了一聲,“還輪不到她做主!庇謬@了一口氣,道:“我這也是沒有辦法,本宮青春不在,圣上雖說念著舊情,到底來的少了。圣上正值壯年,哪有不貪戀年輕鮮活的身體的?與其被別人捷足先登,倒不如本宮送他一個!彼枰ド仙磉呌袀自己人,宮里的皇子們都長起來了,她得替她的皇兒掌控先機。

    “你也看到了,四丫頭的容貌身段無人能及!彼缇陀泄虒櫟拇蛩,只是一時沒尋到合適的人選,聽說娘家兄弟新尋回來的閨女貌美無雙,她便動了心思,只是還沒有最終拿定主意。

    時隔一年,她終于下定決心,所以巴巴把人送到圣上跟前,她事先就知道圣上會去御花園,所以才打發四丫頭去賞花。

    至于姑侄共侍一夫,大不了給四丫頭換個身份就是了。四丫頭愿不愿意并不在她考慮的范圍之內,只要她乖乖聽話,這輩子榮華富貴唾手可得,待大皇子登基后,給她一個太妃的尊榮就是了。若是不聽話,呵呵,她也多的是讓她聽話的法子。

    只是圣上那里她還要再探一探,萬不可弄巧成拙了。

    御書房里建安帝背著手站在窗前,“大順,你看到那個丫頭了吧?”

    順公公哎了一聲,“圣上,老奴瞧見了,金小姐真比嬌花還美!彼麡O會揣摩圣意,在御花園的時候,圣上開玩笑似的說了一句“慶寧侯怕是生不出這么漂亮的閨女”,他便知道圣上這是對慶寧侯不滿了。

    “大順,你瞧著她像誰?”

    順公公,“老奴瞧著不像慶寧侯,應該是隨了生母吧?”

    建安帝嗯了一聲,道:“是有些像,不過朕卻覺得她更像先生!鞭D過身,“朕說的是氣度,她膽子極大,瞧著很乖巧,其實是裝的,她偷偷看了朕好幾眼,恐怕心里還品評了一番。先生行事也是如此不拘一格,他打過父皇的手心,亦打過朕的手心!

    他微笑著,似想起了什么美好往事。

    建安帝六年前就知道金九音的存在了,先生來信托孤。他這才知道原來退隱歸去的先生去了漠北。

    先生乃是有大才之人,曾做過父皇少年時的老師,為父皇出謀劃策,幫助父皇良多。父皇登基后,先生便歸隱而去。

    后來父皇想請他出山教導皇子,先生推辭不過便提出擇一有眼緣皇子教之,父皇同意了。而先生選定的人便是他,當時他才十二,先生教了他四年。這一次歸隱之后,大江南北再也尋不到他的任何消息。

    他和父皇都以為他出海而去了,卻從沒想過他就在漠北。

    先生在最后的信中說,他有一外孫女,聰慧伶俐,是他的小師妹,若將來有一天她到京城,請他護她一世平安。

    慶寧侯府傳出尋回在外長大的小姐的消息時,建安帝就知道他的小師妹進京了,他讓大順暗中留意著,果然,這個小師妹與他想的一樣,脾氣大,難纏,不吃虧,會摟銀子,簡直和先生一模一樣。果然是先生一手教出來的呀!

    先生一生磊落,獨女早亡,膝下僅余這一點血脈,于情于理他都該護著。

    葛氏看到孫女回來,如釋重負,“九音哪,你跑哪兒去了?到處找你都找不到。這位韓公子等了你許久!边有那提親的事,她還懵著呢,不過眼下明顯不是說話的時候,她張了張嘴,又咽了回去。

    金九音自然看出祖母的不自在,道:“我進宮了,陪林妃娘娘說話去了,您自然找不到我了。祖母您歇著去吧,我來招待韓公子!
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