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八零之女大佬的甜婚日常 > 第143章 新生聯誼會
    進了獵戶小屋。

    向東快手快腳的生起了一爐火。

    再回頭一瞧。

    江一水和伊萬已經聊起來了。

    伊萬講了講現在邊境市場上的情況,“……反正吧,煙酒糖茶都好賣,有針織品和服裝更好了,就拿上次那批襪子來說吧,你們這兒的手工便宜,東西價格低,質量還不錯,賺錢的空間和利潤都很大!

    江一水非常好奇,“那如果大批量的有東西,你能運回國嗎?”

    “想辦法唄!”伊萬一聳肩,右手的三根手指頭在半空比了比,“這世上,沒有什么是這個東西解決不了的!”

    錢?

    江一水點了點頭,“那,一般我到哪兒才能找你?”

    伊萬認真的答道,“你知道大山后面的邊境站吧?現在兩邊都有個小旅社了,這邊的旅社雖然沒掛牌子,不過老板跟我特別熟,他叫張勝利,你在村里一打聽,就能找到他!找到他就等于找到我了!還有,我也可以過來找你,你能把你的聯系方式給我嗎?”

    “嗯!我現在搬進城了!不在農村住了!”江一水把自己的地址寫下來,“你現在也能進城?”

    伊萬笑著搖了搖頭,“沒簽證我可不敢!不過,雖然不能大搖大擺的在馬路上走,只要有錢賺,玩命的事我都敢干,更別提進城了!

    江一水心里有數了。

    又仔細的問清了那邊最缺什么。

    伊萬的回答也簡單,“衣服鞋帽各種針織品,只要價格便宜,什么都可以買賣!”

    最后,伊萬又雄心勃勃的補了幾句,“我也看了你們這邊的政策,慢慢的,好像寬松了許多,我的夢想是,將來咱們能做一個中俄交易大市場,我們那邊的好東西也能賣過來,你們這邊的東西也能賣過去,那簡直就太好了!

    向東站在一邊瞧著他……沒說話。

    送走了伊萬。

    向東才開口問媳婦兒,“你想和老毛子做生意?”

    “有錢干嘛不賺呢?尤其是賺外國人的錢!不賺白不賺!”

    江一水也怕丈夫擔心,“不過,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數,不會莽撞行事的!我觀察一下形勢,穩妥了再做下一步!

    她知道孰輕孰重,“咱倆現在最重要的任務是上大學,其他的,可以慢慢說!”

    向東笑著點了點頭。

    也不再多說了!

    還有啥勸的呀?

    媳婦兒比誰都明白。

    兩個人按照原計劃去山里下夾子抓兔子……開開心心的陪了江天來幾天,眼瞅著要到了開學的日子了,這就回城了。

    *****

    向東按照自己的愿望,考的是航天航空專業,江一水考的是隔壁大學的文史系,學校離的不遠,兩個人也不用住校,可以說是皆大歡喜吧。

    3月1號,開學忙忙碌碌的過了一個星期,兩個人都漸漸的適應了學校的新生活,也過度了剛開始的興奮期,日子慢慢的沉淀了下來。

    周末……

    江一水的學校新生聯誼會。

    她雖然不大想參加,可也沒有正當理由推卻……大一新生的社交活動嘛,別人都參加,自己不去,好像顯得有點不合群。

    傍晚的時候。

    江一水給向東做好了晚飯,這才對著鏡子簡單的洗漱換衣。

    也沒特意打扮。

    就穿了一件黑色的高領衫,下面是條黑長褲,外面是件不起眼的棕色長大衣,長發扎成了個干凈的馬尾,臉上也沒有化妝,只涂了個雪花膏。

    向東坐在飯桌邊斜眼瞧著她……心里多多少少有點不是滋味,既驕傲,還有點酸酸的。

    媳婦兒雖然穿著普通,可是美玉自然總會發光……這一套再簡單不過的裝扮,穿在她身上,卻顯得既高雅又嫵媚。

    尤其是里面的那件高領衫,雖然沒有什么款式,往身上一貼,就恰到好處的顯出了女性曲線的柔美,玲瓏有致的讓人離不開視線。

    向東清咳了一聲,故意做的漫不經心,“你們聯誼會多少人呢?”

    “不大清楚,在學校的小禮堂,新生得有200多吧,可能還有一些學生處的骨干和要畢業的老生?據說加起來大概有個三五百人?”

    “都有啥活動?”

    “就是唱唱歌跳跳舞唄?”

    “男同學也挺多的吧?”

    江一水回答的坦坦蕩蕩,“沒打聽過!有男就有女,這是自然規律!”

    扭頭調侃地望著他,“怎么?你還有啥想法?啥意思?你怕我在外面認識男同學?”

    “切!我可沒有那么封建!毕驏|回答的特硬氣,“認識男同學怎么了?這是正常往來嘛!”

    可等媳婦一出門,望著媳婦窈窕的背影消失在了拐角……

    向東的兩只大手就糾結的捏在了一起,腦海里都是媳婦穿著針織毛衫,在其它男人的臂彎里,翩翩起舞的樣子。

    他深吸了一口氣。

    在心里勸自己要冷靜:學校組織的正;顒,媳婦兒應該去參加。

    腦子里雖然是這么想的。

    手腳卻不聽使喚了。

    兩條腿一個勁的往大門口邁……媳婦的身影仿佛像是一根無形的線,牽著他就想追。

    踱著步子在屋里走了好幾圈,思想斗爭了好一會兒。

    最后,視線一下子落到桌上的一雙女人的手套上。

    向東忽然間釋懷了:這丫頭,天這么冷,手套都沒戴?我得給她送過去。

    扭身在衣柜里拿出了大衣,囫圇的套上了,把手套往衣兜里一揣,這就直奔著江一水的學校去了。

    找到了學校的小禮堂。

    還沒進門呢,就聽見了里面的音樂聲……
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