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一術鎮天 > 第2281章 隱族也有蠢貨!
    正文

    蘇夜收到鐵牙魔尊的通知時,已經是五天以后了。

    這個時候蘇夜剛剛出關,一身修為已經不同以往了,他正式踏進了四品合道魔尊的境界,并且在這個境界上還走出了一大段的距離,若這個境界有千步遠,他已然走完了三百步。

    修為的突破,讓他整個人看起來更加精神了,氣質越發厚重,一雙眼睛深邃得如同浩宇星空,深不可測。

    修為達到這個地步,他消化起魔神傳承來來效率無形中又拔高了一截,最關鍵的是他夢寐以求的第六層歸元神光已經可以動用了,雖然很耗道源神力,但施展起來一片深紫色的夢幻光芒,透出來無窮大威能,絕對是足以令許多十二品頂級魔尊都感到驚懼悚然。

    實力達到這個地步,蘇夜也才真正算得上面對十二品頂級魔尊時有一戰之力,底氣自然也增強了不少。自打踏入修煉界至今,也直到這個時候才真正有了一種天下雖大哪里都去得的自信感。

    但就在蘇夜渾身血脈噴張,正籌劃著是不是找幾個十二品頂級魔尊伸展伸展手腳時,卻是收到了鐵牙魔尊的通知,原來隱族當代十三位主持日常事務的魔神大佬竟然向他發出了邀請,希望他可以到隱界中一塊聊聊白雪妖靈族的事情。

    這可真讓蘇夜有點驚訝了。

    這可不是他妄自菲薄,實際上他反而是個兇悍激進的人,只要有足夠的把握什么事情他都敢去做,哪怕把天捅出個窟窿來也不覺得有什么。

    但他再兇悍,也不能不明白一個道理。

    就憑他現在的實力以及擁有的一切手段,跟魔神相比那還差得老遠,說是凡塵砂礫與九天飛龍的差距也不為過。

    正因為有這點自知之明,蘇夜可從來沒想過要在隱族的內部事情上多嘴,指手畫腳更是不可能的。所以,盡管他帶回來了白雪妖靈族雪嵐天魔神的請求,轉達給鐵牙魔尊之后,他就自覺的閉關了,沒覺得這件事情與他有什么關系。

    但現在怎么回事?隱族魔神竟然主動邀請他去聊聊白雪妖靈族的事情,而且還是隱族當代十三位主持日常的魔神大佬一起邀請的,這特么有點夸張了吧?

    蘇夜可不傻,他很輕易就能猜測到,多半是雪嵐天魔神的請求還是讓隱族十三位魔神感到了棘手,一時無法下定論,所以特意來找他商量。

    講真,蘇夜是真不想在這件事情上發表任何看法。

    畢竟這件事看似簡單實則關系到了隱族自身的未來興衰,無數人命就與這件事情息息相關,作為一個外族人,他腦袋壞了才會去發表看法。這明擺著是一件成則理所當然,頂多被人稱贊一下他睿智,不成則就要他承擔過錯,可能直接讓隱族人與他反目成仇的事情,這與他自身所秉持的立場以及利益很不相符。

    但沒辦法,隱族當代十三位主持日常的魔神大佬同時邀請他一個小魔尊,在隱族人看來那就是一場殊榮,他不能拒絕。何況他自己也從來沒真正與活著的魔神接觸過,還真就想見識見識十三位魔神同時矗立在他面前是什么樣的一種陣勢。

    當即,蘇夜就應邀而去了,由鐵牙魔尊這位十二品魔尊親自為他引路。

    鐵牙魔尊雖然不認為以蘇夜的智慧會得罪魔神,但他真正把蘇夜當成自己人,一路上還是竭盡所能為蘇夜作出各種提點,包括十三位魔神大致長相、名字、喜好以及禁忌等等。

    蘇夜自然也不會擺譜,對于鐵牙魔尊的種種提點,還是相當謙虛且耐心的接受了。

    不知不覺,就到了隱界入口。

    沒有任何意外,鐵牙魔尊輕松的打開入口,就將蘇夜送了進去,他自己則等到入口關閉后馬上轉身返回,畢竟隱族城那邊現在也是多事之秋,作為暫時坐鎮隱族城的兩位十二品頂級魔族之一,鐵牙魔尊無法輕離,否則就是擅離職守了。

    懷著一份好奇心踏入隱界之后,入眼藍天白云,幅員遼闊,山巒起伏猶如臥龍盤踞直入悠遠極深之處,一切的一切,也是讓蘇夜感到了相當的震撼,這隱界確實浩瀚遼闊。

    也只有這種龐大的世界,才能無數年如一日的維持隱族人自給自足的修煉發展了。

    略微放開意識感知,還能感受到不少方向傳來許多遠古的氣息,更是讓蘇夜心神大震,那些地方猶如遮簾似的透著種種神秘感,確實是亙古前紀元留下的一些古跡。

    “等會面結束,確實要好好選擇一個遺跡探索一番了。”蘇夜暗自嘀咕了一聲,隨即掏出臨來時鐵牙魔尊交給他的一枚傳訊符。

    這枚傳訊符是特制的,啟動之后,就會聯系到星源古尊,屆時星源古尊就會親自出馬前來接引他去面見魔神。

    只是,沒等蘇夜將傳訊符啟動,蘇夜忽然心有所感,目光掃向某個方向,手中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隱界有許多個入口,都是通往隱界幾個特定的地方。他所通過的入口連接的乃是隱界中一處平原,周圍可以算是一覽無余,唯獨西邊方向有一片峽谷矗立迎風如劍。

    就是這片峽谷中,居然突兀傳出了數道凌厲的氣息。而且以蘇夜那老道無比的經驗,輕易就可以判斷得出來,那數道凌厲的氣息居然是針對他而來的,并且不是那么和善。

    這可跟蘇夜預想中的有些不符了,鐵牙魔尊也沒提醒他進了隱界之后會有什么埋伏。

    但不管怎樣,對方既然釋放出了氣息,他總得看看是為什么而來吧?

    當即,蘇夜干脆收起訊符,神情一淡,面向峽谷開聲道:“既然都亮出氣息了,那就干脆點現身吧。”

    “呵…果然很狂,到了我隱界你還敢這般驕狂,果然也不愧是在外界被人稱作恐怖魔尊的存在。”

    話音方落,立即就有了回應。數道身影沖天而起,懷著澎湃的氣勢如箭矢一般射落在蘇夜面前,劃出數道絢麗的軌跡。

    但這顯然并不是什么好的回應,蘇夜哪怕用頭發絲去判斷事情,也能聽得出來說話之人言辭語氣之中那一股明晃晃的根本壓制不住的優越感。

    而似乎是為了印證這種優越,說話之人在現身之后,就特意懸空在蘇夜面前的三尺虛空中,保持著一種居高臨下的架勢。

    然后盯著蘇夜,肆無忌憚的上下打量,似笑非笑,明顯還刻意擠出一絲輕蔑的表情。

    “可是在我趙由天看來,你好像也不過如此。真不知道族里某些人怎么會如此推崇你,有事沒事就把你拿出來吹噓一番,好像這天下除了你蘇夜之外,其他人都不算什么。”

    “甚至就連魔神大人,竟然都被蒙蔽,也把你當成多么厲害的人物,居然還親自邀請你入隱界了。”

    “我想知道,你蘇夜,憑什么?”

    說到后來,本來佯裝的輕蔑,已經是被一抹戾氣所取代。若說輕蔑是故意擠出來的其實他心目中也清楚蘇夜相當厲害,但話末這一抹戾氣的滋生卻生生的表露了一個事實,這叫趙由天的人對蘇夜竟然滿懷怨氣。

    蘇夜詫異了好一會兒,才笑了起來,莫名的感嘆,還真是到哪都有一些格局狹窄目光短淺對人常懷滿腔怨氣之人,連隱族都概莫能外。

    對于這種人,蘇夜是半點打交道的興趣都沒有的。換在別的地方,他也只有一種應對方式,那就是殺。殺了一了百了,省得麻煩。至于殺人之后的產生的麻煩,他也不會在意,大不了繼續殺,殺得多了,自然萬事皆休。

    但這是在隱界,他與隱族人從開始接觸到現在也沒生過任何齷齪,他也是第一次踏足隱界,就算隱族未必在意他殺掉一兩個格局狹隘目光短淺只會壞事的蠢貨,他也不能不給隱族人一個面子。

    “我憑什么不憑什么的,跟你說不著,你也沒那個資格讓我對你耐心解釋折節下交。倒是你,我得提醒你一句,你專門跑到這里來堵我,已經是在打你們隱族人自己的臉面了,我想你不會愚蠢到覺得自己有個十一品魔尊的修為,就自以為在隱族中有點小地位,能夠在打了自家高層大佬的臉面之后,還不打緊吧?”

    蘇夜呵呵一笑,不屑之意溢于言表。

    然后,也不管這趙由天有什么反應,直接掏出給星源古尊的傳訊符,啟動傳訊,順便傳出去了一句話:星源古尊,我來了,不過,有位叫趙由天的人卻在攔我的路喲…

    傳訊迅速化作一道光芒剎那消逝。

    趙由天卻已經是滿目猙獰,氣急敗壞的咆哮:“混賬,你算什么東西,你只不過是一個僥幸得到我隱族庇護的人罷了,沒有我隱族,你早就被九頭族那些人殺了,你靠著我們隱族,就是我們隱族麾下的一條狗,你有什么資格在這里教訓我趙由天!所有人,跟我一塊動手,狠狠的教訓這該死的東西,讓他明白我隱族人的威嚴不容他挑釁!”
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