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最強醫圣 > 第兩千七百四十三章 史無前例的危機感(三更)
    正文

    眼下。

    在場的所有人全部踏空停頓在了血水的上方。

    從這些淹沒鄭家府邸的血水之中,在不停的冒出一個個密集的氣泡,同時還有一種腥氣撲鼻的血色霧氣在彌漫出來。

    這些血色霧氣能夠無視修士凝聚的防御,快速的滲透進他們的身體之內。

    當然,應該是在鄭榮泰的操控之下,鄭薇雅等一些和鄭家有關的人,他們倒是沒有被這些血色霧氣給滲透。

    不過,鄭薇雅等這些人如今腦袋也處于短路之中。

    沈風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血色霧氣滲透之后,他眉頭皺的更加緊了,身體好像在變得越來越沉重。

    在場其余留下來看熱鬧的修士,其中修為弱上一些的,他們甚至身體開始在不停搖晃了。

    隨后,接二連三的掉入了底下的血水之中。

    至于楚妖妖則是有沈風扶著,所以并沒有掉入下面的血水里。

    如今楚妖妖靠著自己完全無法停留在半空之中了。

    身上數條血王蟲爆裂的鄭榮山,在這些血水出現之后,他直接引動了其中一部分血水,進入自己的身體之內。

    只見那數條被趙鳳儀轟爆的血王蟲,又在重新的恢復過來。

    如今這里的血水自然是被鄭榮泰引動出來的,在整個鄭家之內,也唯有他才能夠引動出這些血水。

    在剛剛趙鳳儀的攻擊下,鄭榮泰也受了一些傷勢,他嘴角在溢出鮮血來。

    不過,他同樣也在引動底下的血水進入身體里,他所受的傷勢頃刻間恢復了過來,他看著趙鳳儀說道:“不愧是陸家內的強者!

    “趙鳳儀,如若是在其他地方戰斗,那么就算我有三十條血王蟲相助,恐怕也會敗在你手上!

    “不過,這里是我們鄭家,我在這里有著絕對的優勢,今天你們注定全都要死在這里!

    在他話音落下的時候。

    從底下的血水之中忽然傳來了聲嘶力竭的慘叫聲:“啊~”

    只見從血水底部,竟然在懸浮起一具具的尸體,從每一具尸體之內都在竄出密密麻麻的血王蟲。

    慘叫聲是從剛剛掉落血水中的修士喉嚨里傳出的,從那些漂浮起來的尸體內,冒出來的一條條血王蟲,在瘋狂的鉆入那些掉入血水中的修士體內。

    只是短短一會會的時間,被血王蟲鉆入體內之后,那些掉入血水中的修士便沒了生機。

    從血水底部漂浮出來的尸體越來越多,放眼看去這片血水的區域之中,已經有數百具尸體漂浮著了。

    無一例外。

    每一具尸體上都有血王蟲在鉆來鉆去的。

    這鄭榮泰等人是在用這些尸體來喂養一條條的血王蟲?

    周極源和鐘世洪等人頓時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皇極道人目光盯著鄭榮泰,他恨不得立馬將鄭榮泰給碎尸萬段,他注視著漂浮著的一具具尸體。

    在他看來,這鄭榮泰等人簡直是泯滅了人性。

    鄭榮泰對此十分的淡然,他看著那些神色復雜的鄭家之人,說道:“你們如今身體之內,也都有荒古血王蟲的幼蟲!

    “你們應該慶幸自己是鄭家內的人,你們才有機會踏上一條這樣的光明之路!

    “不過,如今在我們整個鄭家之內,只有我和榮山才能夠讓血王蟲真實的從身體內冒出來!

    “你們想要做到這一步,還需要很長的時間!

    “原本張勵距離這一步已經不遠了,他可以讓血王蟲虛幻化的從體內出現了,他只差一步便能夠讓真實的血王蟲從身體里出現!

    “這真是太可惜了!

    在停頓了一下之后,他繼續對著鄭薇雅等這些鄭家之人,說道:“唯有讓血王蟲真實的從自己體內冒出來,才能夠算作是真正的和血王蟲融為一體了!

    “在此之前,乃是你們和體內的血王蟲共同成長,共同磨合的一個過程!

    “今后等你們可以動用血王蟲的能力,你們自然會明白這一切都是你們的幸運!

    在血水上方有越來越多的修士,身體搖搖晃晃了起來。

    雖說血王蟲有預判對方攻擊軌跡的能力,但這必須要在一定限制內的,如若對方的戰力實在是超出你太多,那么這種預判能力也會不管用。

    就比如剛剛趙鳳儀和鄭榮山對戰,她就是利用自己恐怖的戰力,擺脫了鄭榮山身上血王蟲的預判。

    至于她在攻擊鄭榮泰的時候,則是爆發出了更強的戰力,導致鄭榮泰身上的血王蟲也沒有能夠及時發揮出預判的能力。

    鄭薇雅等人逐漸想明白之后,他們慢慢的接受了這一切,看向沈風等人的時候,猶如是在看獵物一般。

    趙鳳儀臉上充滿了厭惡之色,她腳下的步子跨出的瞬間,還不等她再次展開攻擊。

    鄭榮泰的手臂便一揮。

    緊接著,底下的血水頓時劇烈翻騰了起來,無數血水朝著趙鳳儀的區域包圍,完全沒有給她任何一絲躲避空間。

    “轟”的一聲。

    最終無數血水形成了一個血水牢籠,將趙鳳儀給給死死的困在了其中,而且底下數量驚人的血水,在不停給這個血水牢籠提供能量。

    雖然從血水牢籠內部,在不斷的滲透出恐怖的波動,好像趙鳳儀在不停的攻擊,但她卻始終無法從血水牢籠內掙脫出來。

    那些原本對趙鳳儀抱有期待的修士,在看到趙鳳儀被血水牢籠困住之后,他們臉上的表情頓時轉化為絕望了。

    陸超凡忍不住喊道:“祖奶奶!”

    從血水牢籠內傳出了趙鳳儀的聲音,她語氣無比的凝重,道:“不要靠近我這里!

    聞言,陸超凡腳下的步子一頓。

    皇極道人自然知道趙鳳儀的戰力在自己之上,如今看到趙鳳儀都被這古怪的血水牢籠給困住了,他心里也隱隱在滋生一絲絕望。

    鄭榮泰目光注視著皇極道人,手指隨意的朝著沈風的一指,道:“你之前不是說想要對他動手,先要從你的尸體上踏過去嗎?”

    “如今在這種情況下,我要讓你變成一具尸體,并且從你身上踏過去,應該是很輕松的!

    被鄭榮泰指著的沈風,又聽到這番話之后,他心里面有一種史無前例的危機感。

    如今他無法溝通血紅色戒指和第一古畫,憑借他現在的戰力,根本不可能戰勝鄭榮泰的。
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