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女生頻道 > 第一寵婚:顧先生,別上癮 > 第1923章 番外你竟然真的打女生
    林芷的表演正好是最后一個。

    表演完之后,就看到兩個人上臺,將她的古箏搬下去。

    幫忙幫古箏的人正是吳萌萌。

    因為舞臺上橫著一根電線。

    吳萌萌沒有看清,差點被絆倒。

    古箏也差點砸在地上。

    不過幸好她用力接住了。

    林芷卻是嚇了一跳。

    連忙走過去:“你能不能小心一點,我這個古箏可是壞了,把你賣了你也賠不起。”

    “對……對不起。”

    吳萌萌趕緊道歉。

    很多人都被舞臺上的聲響吸引了注意力。

    包括舞臺下面的導師。

    林芷立刻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態。

    連忙過去,聲音緩和了許多,扶住吳萌萌的手臂:“你人沒事吧,你這樣笨手笨腳的,要是受傷了怎么辦?”

    吳萌萌抬頭,卻是有些戰戰兢兢的模樣:“我沒事。”

    陸銀星本來就在舞臺附近。

    連忙上去。

    剛剛她眼尖看到吳萌萌的腳崴了一下。

    陸銀星走到吳萌萌旁邊:“你的腳真的沒事嗎?我幫你看看。”

    吳萌萌連忙說:“我真的沒事。”

    陸銀星還是堅持。

    最后老師都過來了,讓她脫了襪子檢查一下。

    吳萌萌只好脫了鞋襪。

    陸銀星是醫學高手,學校的人都知道。

    吳萌萌的腳踝已經腫了一大塊。

    陸銀星伸手摸了摸骨頭,并無大礙。

    陸銀星說道:“沒傷到骨頭,先回去冷敷,24小時之后熱敷,好好休息兩天就會好了。”

    吳萌萌小心翼翼的將襪子穿起來。

    一向習慣隱形的她一下子被周圍這么多人注意著,她非常的不習慣。

    只是悶悶的低著頭。

    陸銀星收拾完東西也正要走。

    林芷卻是追了上去。

    “等一下。”林芷開口。

    陸銀星停下腳步,轉過身:“有什么事情嗎?”

    “我替萌萌謝謝你。”

    陸銀星寫了一下:“她剛剛已經謝過我了,你替她謝我做什么?”

    林芷臉色變了變。

    “你好像不太喜歡我。”

    陸銀星更是一臉的不解。

    她跟她根本不熟,怎么談得上喜歡不喜歡。

    陸銀星說道:“沒有。”

    林芷開口:“是因為你哥哥的原因嗎?如果是因為你哥哥,我可以保證,即便我是你哥哥的女朋友,我也不會奪取你哥哥對你的寵愛,這是兩種不同的情感,所以你不用將我當成敵人一樣。”

    也不知道為什么,陸銀星聽了林芷的話,只覺得想笑。

    陸銀星說道:“林同學,你想太多了,我大哥的感情生活我不管的,我大哥要是真的喜歡你,我會祝福你們的,不過,如果我大哥若是不喜歡的人,就是任憑旁敲側擊或者從我身上用迂回戰略也是沒用的,畢竟這種辦法我從小見的太多了。”

    陸銀星現在幾乎已經將林芷看穿了。

    林芷跟那些想要接近夏夜的人一樣。

    沒辦法直接攻陷夏夜,想從自己的身上下手。

    但是這些都是沒用的。

    不過陸銀星心里還是有點疑惑。

    就是小樹林的緋聞究竟是怎么回事。

    想到這個,陸銀星有些煩躁。

    但是這種事情直接問出來,倒是顯得她過于在意了。

    陸銀星說道:“如果沒什么事情,我先走了。”

    說完陸銀星就離開了。

    林芷看到陸銀星離開的背影捏了捏手指。

    這個陸銀星,明明是13班的草包,竟是一眼能夠將她看穿。

    原本還想從她身上下手。

    現在看來是不行了。

    轉身的時候,就看到了吳萌萌畏畏縮縮的拿書包準備離開。

    林芷盯著吳萌萌看了一會兒,直接走過去。

    “萌萌,你好像跟陸銀星很熟?”

    吳萌萌低頭。

    上次聚餐,幸虧陸銀星出手相救。

    不然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情。

    吳萌萌對陸銀星心里是很感激的。

    但是說道熟,根本談不上。

    吳萌萌聲音微弱:“沒有。”

    林芷說道:“你別騙我,我看的出來,上次在包間她還特意找你說話,不錯嘛,沒想到你還能搭上那種千金。”

    林芷的話略微有點諷刺。

    吳萌萌卻還是那種樣子,低著頭否認:“真的沒有。”

    看到吳萌萌半死不活的軟弱模樣,林芷心里一陣煩躁。

    林芷說道:“你之前不是急用錢嗎?我給你介紹一個薪水不錯的工作,你要不要?”

    這個時候,吳萌萌倒是突然抬起頭來:“什么工作?”

    林芷哼了一聲:“不過事先說好,這個工作雖然錢多,但是不太光彩,而且學校也是不允許學生打工的,如果你自己被發現了,或者捅出了什么簍子,可不要怪我,你自己想好,去不去是你的事情。”

    吳萌萌考慮了一會,甚至根本沒有問究竟是什么工作。

    直接就說了一句好。

    只要能賺錢,她就必須去做。

    因為她現在太需要錢了。

    只不過因為她是學生,并且未成年,在外面她找不到工作。

    林芷丟給吳萌萌一張名片:“這是帝皇酒吧經理的名片,你直接跟他聯系吧,帝皇的老板跟我媽媽是朋友,我已經提前跟經理打過招呼了,你只負責賣酒,有高額的提成。”

    吳萌萌說道:“酒吧?這個被學校知道了要開除的。”

    學校有明文規定,學生不準出入這種風月場所。

    更別說是去那里賣酒。

    林芷說道:“所以我說去不去是你的事情,你自己好好考慮吧。”

    吳萌萌點點頭:“謝謝你。”

    林芷瞥了她一眼就走了。

    學校通過復賽的節目都已經公布出來。

    節目安排也都抱了上去。

    周五放學之前,已經公布在校園網站上面。

    當看到陸銀星的表演節目中,參演嘉賓是夏夜的時候。

    校園論壇一下子就炸開了鍋

    “天哪,夏夜學神竟然也會參加校園之聲,還是彈鋼琴,太期待了。“

    “夏夜同學彈鋼琴的樣子一定跟童話里的王子一樣。”

    “我一定要將票投給夏夜同學,好期待好期待。”

    “夏夜同學真是個好哥哥,以前從來都沒有參加過表演節目,這次為了妹妹竟然當參演嘉賓真是實力寵妹,陸銀星真是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才有這樣一個哥哥吧。”

    貼吧里面成千上萬條評論大部分都是關于夏夜的。

    陸銀星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

    夏夜性格很冷。

    但是不知道為什么,這種冰冷的性格在其他人眼里變成了禁欲和神秘。

    大家都將他視為站在神壇上的人,所以偶爾下凡一次,就能夠惹得所有人尖叫。

    不出意外,陸銀星最尋常的一個歌唱節目變成奪冠呼聲最高的。

    當然依舊有很多反面的聲音。

    有人覺得這根本不是在比拼才藝而是人氣。

    對其他有才有藝的同學不公平。

    當然這種聲音很快也就被主流聲音給淹沒了。

    晚上放學的時候。

    陸銀星跟以往一樣去一班。

    正好看到吳萌萌急急忙忙走出教室。

    吳萌萌低著頭。

    陸銀星卻是一眼就看到了她嘴角和下巴上的傷。

    整個嘴角都是淤青一塊,像是被人打過一樣。

    陸銀星腦海里好像閃過什么一樣。

    連忙追了上去。

    陸銀星追上了吳萌萌,一眼嚴肅:“你臉上的傷是怎么回事?”

    吳萌萌沒想到陸銀星會突然出現在自己的跟前。

    但是她馬上要遲到了,根本沒有時間解釋。

    今天晚上是很重要的機會,遲到了,經理肯定又要扣錢。

    吳萌萌說道:“我不小心摔的,我還有事,先走了。”

    以陸銀星這么多年的醫學經驗,那分明是被拳頭打的,根本不是摔的。

    陸銀星抓住吳萌萌的手:“是吳謂那個混賬對不對,你告訴我,我幫你出氣。”

    其實自從上次之后,陸銀星原本不想管這件事情。

    畢竟這是別人家的家務事。

    但是現在看到吳萌萌下巴上的淤青。

    陸銀星只覺得自己實在是不能坐視不理。

    吳萌萌看了看時間,她真的沒時間解釋了。

    甩開了陸銀星的手就追了過去。

    陸銀星哪里肯放過。

    正好溫泉遠遠的跑了過來。

    陸銀星對溫泉遠遠的喊了一句:“你跟我哥先回去,我有事要辦。”

    說完陸銀星也追了過去。

    吳萌萌出了校門之后,打了車就走了。

    陸銀星也打了一輛車跟蹤著。

    但是最后還是跟丟了。

    但是令陸銀星意外的是。

    跟丟的地方是豐城的酒吧一條街。

    這里是全城最燈火就率,紙醉金迷的地方。

    剛剛陸銀星看到吳萌萌下車之后就進了這條街。

    她怎么會來這種地方,這是學校明令禁止的。

    不過陸銀星心里很擔心。

    這種地方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

    她一個花季少女在這里,不就像是羊羔落入了狼窩一樣?

    陸銀星正在糾結要怎么辦的時候。

    竟然又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個人就是吳謂。

    陸銀星皺眉,他竟然也過來了。

    想到吳萌萌下巴上的傷口,陸銀星就聯想到那天吳謂掄起的拳頭。

    陸銀星怒火中燒,連忙就沖了過去。

    直接一拳就揍在吳謂的下巴上。

    吳謂一時間根本沒有防備。

    整個人被揍的摔倒在地。

    “臥槽!”兩個字剛從嘴巴里面吐出來。

    一抬頭看到的竟然是像只憤怒小鳥的陸銀星。

    吳謂又莫名又生氣:“陸銀星,你是神經病嗎?你打我做什么?”

    陸銀星也是毫不客氣的說道:“吳萌萌下巴上的傷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動手打的,吳謂你倒是是不是男人,竟然真的打女生。”

    陸銀星說完之后,吳謂的眼神就是徹底的變了。

    變得又冷又兇還急速燃燒著一層怒火:“吳萌萌被人打了?誰干的?”

    這下倒是輪到陸銀星疑惑了:“難道不是你干的。”

    “操,老子從來沒打過她,每次都是嚇唬她一下而已。”

    相處這么多年,陸銀星知道吳謂是不會說謊的。

    看來是自己誤會了。

    陸銀星連忙過去,有些愧疚:“你沒事吧,我下手好像有點重。”

    吳謂卻是根本顧不上自己:“告訴我,那死丫頭是被誰打的?昨天看到她戴著個口罩鬼鬼祟祟的回來,我就覺得不對勁,而且都快十二點才到家,今天被我發現竟然跑到這種地方來,那個死丫頭到底在搞什么鬼。”

    陸銀星算是明白了。

    原來吳謂也是跟蹤吳萌萌來到這種地方。

    于是陸銀星也索性坦誠:“我也是跟著她過來的,不過跟丟了,現在不知道她具體去了哪里。”

    吳謂憤怒的說道:“這個死丫頭,竟然跑到這種地方來了,被我抓到了,看我不扒了她一層皮。“

    陸銀星嘆了一口氣,看到吳謂咬牙切齒的樣子。

    她算是看出來了。

    “你還是關心她的。”

    畢竟也是認識這么多年的朋友。

    陸銀星甚至在吳謂的咬牙切齒中感覺出一絲惶恐擔憂。

    “誰關心那個死丫頭,我就是怕她敗壞我們吳家的名聲。”

    “你不是從來不承認她是吳家的人嗎?干嘛害怕她敗壞吳家的名聲。”

    “陸銀星,你非要跟我杠是不是?”

    陸銀星說道:“算了,這些都不重要,現在重要的是一定要快點找到萌萌,她到底來這種地方做什么,還有她臉上的傷跟這里有沒有關系?”

    吳謂說道:“今天就是掘地三尺,我也一定要將她找出來。”

    他們開始一家酒吧一家酒吧的找。

    但是這里酒吧一條街,總共幾十家酒吧。

    而且就算吳萌萌在里面,也不可能一個包間一個個敲過去。

    找了兩個酒吧,他們兩個人差點被保安趕出來。

    兩個人再門口喘氣。

    吳謂氣的一拳打在路燈之上。

    但是這個時候,陸銀星卻是腦海里靈光一閃:“我可能有辦法了。”

    “什么辦法?”

    陸銀星說道:“把你的手機給我。”

    雖然學校規定不準學生帶手機到學校。

    但是像是吳謂這樣的“學渣”,根本不會將那些規定當回事。

    吳謂將自己的手機拿出來遞給了陸銀星:“你要打給誰。”

    陸銀星撥通了一個號碼:“水叔叔,你幫我找個人,就是酒吧一條街,看看有沒有她的消費記錄之類,對……好,我等你消息,就打這個號碼。”

    電話掛斷了。

    吳謂說道:“你剛剛究竟給誰打電話。”
彩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