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第一狂妃 > 第3892章 平西大將
    “姬月,我也希望你能戴著這一份不算貴重的玉佩,銘記著它的真意,任何的時候都不要忘記,堅強,勇敢,浩然與磊落!

    閻碧瞳嗓音溫和而平緩,目光寧靜地望著姬月:“歌兒是我的女兒,我亦相信,你會是她的良人!

    “世間兒女,都是父母的心頭肉,姑娘需要被呵護,男子亦如是!

    “我不會和尋常家的母親一樣,要你頂天立地,艱難地撐起一片天!

    “我希望你和歌兒能夠攜手前進,不論未來的路有多少坎坷,都能共同,跨過去!

    “你們應該彼此相依,相愛,相知,相守,不論遇到什么樣的事,都相信對方,心中的磐石永遠都不要動搖!

    “……”閻碧瞳說完,親自為姬月戴上了這一塊玉佩。

    妖神頗為動容,欣賞地看了眼閻碧瞳。

    “難怪歌兒能這么優秀出色,原是有這么完美的長輩!

    妖神說道。

    閻碧瞳的話說在了妖神的心坎上,姬月是她的孩子,她會教會姬月去頂天立地,閻碧瞳若能更多的心疼姬月,妖神只會更加高興。

    姬月腰間的玉佩,輕歌發間的寶玉簪,在月光之下透著晶瑩剔透的皎潔的光澤。

    “婚書已下,聘至敬茶,算是禮成了!

    鳳棲尊后道。

    一側,七殿王皺著眉頭,臉上的表情頗為復雜。

    他瞅了瞅姬月,欲言又止,有什么話想說,終是卡在了咽喉。

    玲瓏甚是聰明,只一眼就知七殿王的腦殼子里在想什么。

    按理來說,七殿王也算是個長輩,還是外祖父級別的,姬月理應給他敬一杯茶才是。

    但姬月的身份擺在那里,妖神又在旁側,七殿王還真不敢大搖大擺坐上去,吩咐這個外孫女婿敬一杯茶。

    除非七殿王不想要命了。

    眼見著禮成,快要結束,七殿王那叫個愁。

    妖神倒是細心,淡淡地瞥向了七殿王,問:“七王這是怎么了?

    怎么看起來氣色欠佳?”

    七殿王連忙擺手,“許是昨夜噩夢連連,受了驚嚇,沒有睡好!

    妖神哦了一聲,雙腿交疊起。

    鳳棲尊后眼底滑過一道笑意。

    妖神倒是有趣,分明知道七殿王在想著什么,偏偏故作不知。

    妖神愛憎分明,此舉也是因為知曉七殿王從未好好待過夜輕歌,只是最近才認的外孫女。

    輕歌抿緊了唇瓣,這一件事是個棘手的難題。

    在入七王一脈的族譜以前,輕歌眼中絲毫沒有這個外公,即便后面準備入七王府,心中也懷揣著算計。

    她打算為祖爺討回公道。

    可——世事弄人的是,現如今,她愈發認這個老公了,將其當成至關重要的親人。

    輕歌沉吟了許久,側目看向姬月,點點頭后,走向了七殿王,“外公,還不坐下喝茶?”

    七殿王呆愣住,指了指自己,“外公可以?”

    “世上獨一無二的外公,怎么不可以?”

    輕歌反問。

    五王雷神道:“磨蹭什么,還不快坐下!

    “是啊老七王,姑娘要給你敬茶呢!

    老八王說。

    玲瓏郡主扶著七殿王在椅上坐下,唇角含著笑意,“父王沒有聽到嗎?

    歌兒說了,你是世上獨一無二的外公!

    七殿王雙目微紅,熱淚盈眶,心思百倍感動,深深地看了眼夜輕歌。

    他到底沒有白疼這個外孫女。

    而除此之外,還有許多的愧疚。

    過去的二十年,他沒有盡到外公的責任,日后定要好好疼著她。

    人世間的苦難委屈,不要她受半分。

    姬月心甘情愿,單膝而跪,“外公,請喝茶!

    七殿王接過茶杯的手,顫巍巍,抖個不停,灑了一大半的茶水在外面,七殿王心疼得很。

    七殿王仰頭把茶水喝干,望著姬月,才想起來重要的事,說:“好孩子,外公沒有來得及為你準備什么,這七王府,就送給你了!

    姬月:“……”這份禮,還真是大。

    小包子歪著頭望向七殿王,曾外祖父分明是把七王府送給了他的。

    罷了。

    都是自家人,也沒必要爭搶什么。

    小小年紀的他,竟是如此的聰明懂事。

    想至此,小包子老氣橫秋地輕嘆一口氣。

    墨邪、東陵鱈對視一眼,俱是狐疑地瞅著小包子,不知這廝的小腦瓜子里在想著些什么。

    王府大院熱鬧非凡,明皇郡主滿臉陰鷙,混在人群中的南熏撕碎了袖衫,恨得牙癢癢。

    明皇郡主看著其樂融融的一幕,覺得無比壓抑,心頭仿佛兜著一塊巨石。

    她甚至都呼吸不了新鮮的空氣。

    每一次的喘氣,都是錐心的疼。

    明皇郡主偷偷溜走了。

    她到大門外,坐在馬車中,拿出一個扎滿針的小人,又狠狠扎了幾遍。

    小人身上貼著的黃紙,記著了夜輕歌的生辰八字。

    明皇郡主接連扎了十幾針。

    “夜輕歌,去死吧!

    她唇動無聲,悄然地詛咒。

    恰在此時。

    “平西神到!

    平西神。

    明皇郡主驀地抬頭,兩眼發光,喃喃自語:“那不是諸天戰神嗎?”

    是她選中的諸天戰神。

    明皇郡主掀起了馬車簾子,匆匆走下,卻見諸天戰神帶領一列神兵出現在府門前。

    明皇郡主動作匆忙急促,一時沒有反應過來,腳踝崴了一下。

    她正面朝下方摔去,一只手穩穩地抓住了她的肩。

    “姑娘,可還好?”

    富有磁性的聲音響在耳旁,明皇郡主面頰發紅。

    她扭頭看去,只見男人身穿盔甲,臉上戴著半面銀色面具,露出了半邊精致的臉,還有一雙深邃如墨畫的眼眸。

    明皇郡主呼吸聲極重,心跳也在加快,她的腳踝崴到,沒有辦法正常行走。

    “你是七王府的人?”

    諸天戰神問。

    “我是七王的大女兒,明皇!

    明皇低聲道,一派小鳥依人的模樣,輕靠在了諸天戰神的身邊,‘哎呀’一聲。

    諸天戰神扶住她。

    明皇郡主欲拒還迎,“抱……抱歉……”“不能走路?”

    諸天戰神沉聲問。

    明皇郡主點了點頭。

    “啊……”明皇郡主驚呼了一聲。

    只見諸天戰神將她攔腰抱起,逐步往前走,自石獅兩側穿過,一步跨了高高的門檻。

    諸天戰神的眼中,一道幽冷的光稍縱即逝,略帶一絲嘲弄。
彩票走势图